纵横捭阖·兰

冷逆cp专业户
冬盾、盾铁/铁盾、锤基/基锤、锤盾、寡姐总攻、蝙超、华福、SD、1110、马刀、亚梅、FR 、根肖、PN 、亚赫/赫亚、ME 、猫鼠无差、顾戚、花陆、苏恭、古仙、华熙、岩荼、凛殤、双部、快新、古仙
还有谁比我逆得多,来我北极圈

【陆花/花陆】当原随云穿进花满楼的身体之花满楼的反应

版本一:
他被困在一片空白的空间囚牢内,他用力敲打透明的障壁,大声呼喊,却徒劳无功。
看到陆小凤明知不对劲,还是接受邀约,踏入陷阱,他焦急又无奈,好奇爱冒险的天性果然改不了,但关心他的真情又让他十分感动。
看到陆小凤怀疑他的身份,到道破真相,被人理解明白的感受让他感到温暖,果然是个知己。

花满楼是个温柔的人,总是不忍心去责怪一个人;花满楼也是一个平和的人,不轻易生气;花满楼更是一个善良的人,不会去恨一个人。
然而现在他怒着,恨着,悲哀着。
他看着占据自己身体的魔鬼做伤害挚友的事,他却什么也不能做,甚至,这可以算是“他”在做。
他只能用力敲打障壁,悲哀而绝望地喊:“陆小凤!!!”






版本二:
我这是在哪里?
花满楼缓缓睁开眼,揉揉额角,头有点晕。
“原兄?原兄?你还好吗?”一个陌生的温柔的嗓音在身旁想起,他感觉到肩上搭了一只手,轻轻地摇晃几下他的身体。
是……谁?
“原兄既然已醒,想必没有什么大事了。不知原兄近日是否身体不适?怎会突然晕倒?”声音远些了,肩上重量消失了,只有一股淡淡的温暖的香味留下。
花满楼嗅了嗅,郁金香?
年轻男子,郁金香,脾气温和,原兄……
原随云!楚留香!

之后两人看雪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爱好相似,趣味相投,顺利达成知己成就。
不过,花满楼醒来一刻钟后……
“在下楚留香,不知兄台唤何名?”“在下花满楼。”“不知花兄是否知道原兄去了何处?”









版本三:
早晨,花满楼一如既往地在百花楼的床上醒来,穿衣,梳洗。
这时花平带来早食,从盘中把碟子一一取出,放在桌上,一边说:“少爷,明天端午回家住吗?要小的操办什么礼物?”
花满楼本就感觉隐隐不对,他平日早点不吃这么多的,菜品也没有这般精致,口味似乎偏甜了,而他喜欢清淡这是下人都知道的。
听见这话,花满楼更觉得古怪,明天端午?他明明记得还有五天才是端午。
“花平,今天什么日子?”
花平惊恐又小心地抬头看花满楼:“少爷,你怎么了?今天五月初四。”少爷这几天本来就有点怪怪的,这又怎么了?
花满楼皱眉。怎么会?中间的五天去了哪里?是我记错了吗?
“没事,你下去吧,回去的事等会儿再提。”花满楼挥挥手。

之后几天花满楼照样过着以前的日子,只是多日不见好友,有些想念。
一日,司空摘星来访。
“花满楼,你有没有见过陆小鸡?”
花满楼摇摇头。
“奇怪了,他去哪儿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司空摘星挠挠头,“啧”了一声身影消失了。
也许陆小凤现在在哪个奇异的地方破着诡谲迷案,或者窝在温香软玉的怀里惬意地喝着酒,反正无论在哪,他总能化险为宜,这点花满楼毫不怀疑。
只是,这一次,为什么他心中感到隐隐的不安。
笑叹自己多心,花满楼决定去地下室看看之前酿的酒,希望下次陆小凤来时能喝上。
打开地下室的门,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花满楼顿住,隐隐的酒香中似乎夹杂了其他气味,让他本能地厌恶。
花满楼再往里走了几步,睁大眼睛,血腥味!
这时从房间角落传来了轻微的金属撞击的声音。
锁链?花满楼往角落走去。
锁链滑动的声音更响了,似乎锁链束缚的生物被他惊扰了。
人?他的地下室一向用来储物,怎么会有人?还是被锁链困住的?花满楼有些惊疑。
“哗啦哗啦”花满楼猜测那人醒了。
“咳咳……原兄今天怎么来早了?可是太想我?”
花满楼如遭雷击。
虽然断断续续,嗓音因为多日折磨而粗砺虚弱,他还是辨出了本来音色,更何况,这语气熟悉得让他想流泪。
花满楼声音颤抖:“……陆小凤?”
那边所有声音消失,一会儿,“……花满楼?”












——————————————————————————————————————
作者有话说:欠了很久的续篇
由于没有人选,我决定把三种都写一遍。
本来不想写的,就是因为不知道原随云会对陆小凤做什么,反正原随云会怎么对楚留香,就会怎么对陆小凤,总之对陆小凤来说不是好事,你们愿意想成什么就是什么。

评论(20)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