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捭阖·兰

冷逆cp专业户
冬盾、盾铁/铁盾、锤基/基锤、锤盾、寡姐总攻、蝙超、华福、SD、1110、马刀、亚梅、FR 、根肖、PN 、亚赫/赫亚、ME 、猫鼠无差、顾戚、花陆、苏恭、古仙、华熙、岩荼、凛殤、双部、快新、古仙
还有谁比我逆得多,来我北极圈

【原创bg】一误终身(一)

十三四岁的青衣少年坐在窗边静静地看书,窗外碧竹掩映,翠色逼人。
少年眉眼温柔,鸦羽似的长睫微垂,墨发用发带轻轻束着,余下的青丝尽数披散在肩背。微微泛黄的书页衬得修长的手指洁白如玉。
“噔噔噔……”急促的脚步声在接近。
“瑜哥哥!”一声清脆的呼喊,一个小小的鹅黄色的身影扑进了少年的怀里。
少年单薄的身体晃了晃,连忙扔了书伸手搂住,让其坐在他膝头。
“这么大人了还这么莽撞,哪有点姑娘家的样子?”
少年嗔怪,语气却柔和,一点没有生气的样子。
君黎吐了吐舌头,乖乖坐好。
她才不怕瑜哥哥呢,瑜哥哥那么温柔,也就嘴上说说了,才不舍得真拿她怎么样。
不过机智的她还是决定转移话题,省的瑜哥哥数落。
君黎举起手中的糖人,摇了摇,得意地说:“看,瑜哥哥,我给你带了糖人,你没见过吧?还是我的样子呢!”
君黎式的小糖人有双大大的杏眼,栩栩如生,而正版正眨着一双同样的眼睛看着他,闪亮得跟星星一样。
两相辉映,颇为有趣,温子瑜哑然失笑。
温子瑜笑着用手指轻轻点了点女孩的额头,道:“好啊,你又偷偷溜出去了,倒是还知道带东西给我。”
“瑜哥哥,你不知道外面可好玩了,好多东西府里都没见过,还有戏班子!你不能怪我,都怪外面太好玩了。”君黎摇着温子瑜的手臂撒娇。
“对了,瑜哥哥怎么不出去玩?整天呆在屋里不闷吗?”君黎眨着大眼睛好奇地看着温子瑜。
温子瑜神色微黯,牵起一个淡淡的笑容,摸摸君黎的头,说:“我比较喜欢安静。”
君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但敏锐的她感觉理由并不是这么简单。
“好了,不说这个。你下次出去要报备一下知道吗?不然伯父伯母要胆心的,我也要担心的。”温子瑜正了神色道。
“哦……”君黎低下头低低地应道。
“至少和我说一声啊,伯父伯母那边的话我去说就是了。”温子瑜话锋一转。
君黎喜笑颜开,抬头凑过去在温子瑜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温子瑜愣住,笑骂:“你这小妮子,哪学来的?以后不可以这样,知道吗?”
“嗯嗯,知道了。瑜哥哥你在看什么呢?”君黎强行转移话题。
温子瑜无奈地笑笑,拿起书,道:“我在读《孟子》,我念给你听吧。自暴者,不可与有言也;自弃者,不可与有为也。这就是说自己损害自己的人,不可以和他说什么话;自己抛弃自己的人,不可以和他有什么作为……”
君黎静静听着,时不时点点头。虽然她并不能完全理解,但瑜哥哥说的一定没错。
一时只有少年温润的声音缓缓流淌在书房内,房外碧天如洗,翠色摇曳。
偶尔路过的侍女见着一大一小共读诗书的场景,不禁会心一笑。
定远侯的千金又来找少爷了,看来未来的少奶奶已经定了。




鹅黄色的裙摆沾了雪,主人却没有注意到,不管不顾地往前跑。
一把推开门,屋内烧了暖炉,暖融融的,衣摆的雪渐渐化了,布料湿掉。
“瑜哥哥!先生夸我写的字……瑜哥哥?”少女原本兴奋的声音降了下来,举着宣纸的手也放了下来。
温子瑜听到呼喊迷迷糊糊地睁眼,费力地坐起来,半倚在床头。
见是君黎,扯起一个笑容,道:“说了多少次了,还这么咋咋呼呼。随随便便闯进男子的房间,影响了你的清誉,看你怎么嫁出去。”
责怪的话语却因为无力的嗓音和宠溺的语气而失去了威慑力。
君黎一脸不以为意:“有什么关系?瑜哥哥这儿又不是女子的闺房。大不了瑜哥哥娶我嘛。”
温子瑜哭不得。
“对了,瑜哥哥,你是不是生病了?”君黎低下头,“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硬要拉你一起放风筝,我的牌子也不会掉了,你也不要下湖去帮我捞了,你就不会生病了……瑜哥哥,你骂我吧。”
君黎低着头,一边心中忐忑,一边一遍遍摩挲腰间挂着的墨玉牌。
温子瑜一怔。她以为是受凉而病吗?也好,省的另作解释了。
看着平常张扬跳脱的少女现在愧疚不安地低着小脑袋,温子瑜失笑的同时又有点心疼,便玩笑道:“可是如果我不捞的话,我们的君小姐又要哭鼻子了。”
君黎娇嗔:“瑜哥哥!你又拿我玩笑!”闻着药味,又有些愧疚,“瑜哥哥,从此以后我认真学医,以后我一定不会让你再生病!”
“哟,阿黎在这儿啊。怎么,以后要当个名医来治你瑜哥哥?是不是想嫁进我们家啊?嫁进我们家……”温夫人端着药碗进来,看见此间情景不禁出言调侃。
君黎脸上飞红,忙用宣纸挡住脸,大眼睛却悄悄地往床上瞟。
“母亲!”温子瑜打断温夫人的话。意识到语气过重,和缓了语气,淡淡道:“药该凉了。”
“差点忘了药了,一看见阿黎就高兴得什么都忘了。瑜儿,你看阿黎这孩子,长得漂亮,还这么懂事……”温夫人一边递药碗,一边笑意满满地念叨。
温子瑜边听边喝,神色始终淡淡。
“喝完了。”
“那我走了,你和阿黎慢慢聊。”温夫人收了碗匙,笑着出门了,临走还回头给了温子瑜一个揶揄的眼神。
温子瑜重新展开一个温柔的笑,道:“不是说先生夸你的字写得好看吗?拿过来让我看看有多好看。”
君黎这才想起来,忙展开宣纸递过去。
温子瑜接过,看着上面的字迹微愣。
君黎有些紧张得盯着温子瑜的脸,眼睛瞪得大大的。
上面的字相对较小,却挺拔俊秀,风骨皎然,不说铁划银钩,也不失锋芒。虽说有些稚嫩,却已有大家风范。
字当然是好的,只是……这不像是小姑娘的字,甚至不像女子的字。何况,阿黎性子天真活泼,柔和温顺,不像是有如此锋芒的。
都说字如其人,会不会……不,应该是我想多了,字如其人也不一定准确。
温子瑜抬头,看到那双期待得看着自己的纯粹明亮的杏眼,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把另一个阴暗的念头扔了出去。
温子瑜笑着摸摸君黎的头:“我们阿黎的字写得真好看,我都比不上了,以后一定是一个大书法家。”
君黎受用得眯眯眼,靠近温子瑜怀里蹭蹭。

隔壁房内
“你这不是耽误人家姑娘吗?”
“你什么意思?我儿子配不上他家闺女吗?”
“你明明知道……要真嫁过来了,万一……哎,你要我怎么面对老友?”
“那就让我们儿子一辈子不娶吗!我看这俩孩子两情相悦,阿黎那孩子未必不肯,真拆散了,反而可能会怪咱们。”
“哎,算了,顺其自然吧。”






“快走!”“小姐,这边!跟着我!”“那边!别让他们跑了!”“杀!”
火光冲天,映红了半边天空,琼楼玉宇呼啦呼啦倒塌,精致的花木熊熊燃烧,鲜艳的血涂抹在断壁残垣,分外妖冶。
“小姐,快!”小丫鬟拉着鹅黄衣衫的少女在残破的房屋中快速穿梭。
身后重重的脚步声愈发近了,与之伴随的还有浓重的血腥味。
“发现了!在这边!”
“走!”小丫鬟一把把君黎推进暗门。
君黎跌进去,暗门在身后迅速合上。
君黎迅速起身,没命似的跑。这条暗道保不了多久,再过一会儿追兵就会追来,她不能停下。
她忍着眼泪,努力不去听门外传进来的惨叫、衣帛破裂的声响、血液飞溅滴落的声音,全力奔跑。
这是为她牺牲的第二十三个人,她的命是这么多人换来的,她一定要保住!

跑出了暗道,是一片荒野。君黎脚酸腿软,仍然不够停下,继续奔跑,即使她不知道该跑去哪里。
跑着跑着,君黎渐渐冷静下来。
我该去找瑜哥哥,瑜哥哥一定会帮我,而且温伯父身为温国公,一定帮得上!君家的冤仇一定会洗刷!

不知跑了多久,就在君黎眼前发黑时,她终于看见了温国公府恢宏的大门。
君黎勉强蓄力,奔到门前,踮起脚尖,费力地执起门环敲了两下。
良久,无人应门。
再两下,安静。再三下,安静。四下,安静……
君黎缩在门口角落,地上的积雪反射着月光,亮得君黎的眼睛刺痛,想要流泪。
身后除了黑暗,只有一片寂静。
君黎缩着地身影在宏伟的大门下格外渺小。
又过了一会儿,君黎站起身。
腿酸麻,差点跪下去,但她忍住了,君家人从不下跪。
君黎神色淡淡,丝毫不见失望和之前的慌张。
君家的人怎么可能真的天真无邪?纵有三分天真,七分也是装的。她的天真是为了掩饰,为了让自己更安全地在勾心斗角的皇室中生存下去。最重要的是……天真是他希望的。现在他已放弃了她,她又何必再讨他欢喜。
君黎眸色冷然,步子坚定地朝东方走去,腰间的墨玉牌在日光下泛着微弱的光。





“宫主,有人求见。”
“哦?让人进来。”
来无情宫求见意味着一个人通过七十九个陷阱,跪着爬了三千级台阶,到了门前。这样的人,无情宫成立以来也没有几个人,他倒是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人物。
“……报告宫主,那人爬到门前就晕过去了。”
“那就让丹妙堂医好。”

等君黎醒来,就被一个黑衣的冷面男子接引去见这无情宫的宫主。
一进门,君黎就看见一个人斜卧在榻上,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过去。
这倒不是这人有多好看,只是一片雪白中的一点红,想忽视都难。
那人一身烈烈红衣,右手撑着头,居高临下地看向她,乌发为束,散落在衣上、榻上、露出的一截洁白的手臂上。
眉目风流妩媚,顾盼流转间便是风情万种,纵使眉目的主人神色冷淡。
好看,不过还是瑜哥哥看着更舒服。君黎在心里默默比较,忽然惊醒,怎么又在想那个人?
邢九不说话,默默看着台阶下少女眼中变幻。
“你有什么事需要无情宫为你做?”凡是通过无情宫考验的人,可以让无情宫替他做任何不违背基本人伦道义的事,无论多难,并且不择手段。
“复仇。”
“如何?”
“我要让这个国家覆灭!”
“你知道让一个国家灭亡不是一件简单的事。”邢九饶有兴味地看着她。
“我明白,我只是让你们帮我准备一支力量,其余都有我自己来。”

【欢脱卖蠢向】三国b站传说(三)一个视频引发的血案

#1贵圈真乱,耽美、百合、bg都有,邪教注意,主要cp在tag标了,建议看文前先看,站主流cp的慎入
#2OOC瞩目
#3老梗注意
#4只看过三国演义,对三国志了解只有一点点,可能不符合历史

话说曹操一声令下,手下文臣武将立刻筹备起了公司的组建工作,东吴、蜀中不甘示弱建立起音频集团、影视企业、网络公司等等。
在几大势力的带动下,冥府其他子民也纷纷建立公司、银行等,一时红红火火,十分热闹。
哦,对了,冥府时间与人间等同,人间现在是现代,冥府也是。只是冥府许多生灵还是习惯死前所在时代,大多还是沿用当时习俗,着当时衣装。
所以冥府地界有了分区,比如史前区、夏商周区、春秋战国区、秦汉区、三国区、魏晋区等等。 时代鸿沟摆在那儿,一般各区互不打扰,偶尔串个门儿。
正当一切欣欣向荣之际,b站上的一个视频打破了平静。
三国区:
截取弹幕如下:
(『』代表弹幕)
『噗——诸葛先生骂人不带脏字,功夫一流啊』
『羽扇纶巾,风度翩翩,诸葛男神我爱你!』
『前面的走开!男神我的!』
『没人关注一下某王姓军师吗?可怜的王朗#滑稽』
『←你的表情暴露了』
『为王军师点个蜡』
『烧个香🎂』
『吃个瓜🍉』
『喂喂,你那是蛋糕吧,哪是烧香啊?还有吃瓜什么鬼啊23333』
『2333333333』
『233333333333333333333』
『233333』
『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6』
『别这样,说不定人家在看呢#滑稽』
『666』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up主是干大事的人啊』
……
此视频火遍b站,点击量、弹幕量均过百万。
不得不说,有时候flag不能乱立,因为当事人的确看见了。
评论区:

(【】代表ID,*数字代表等级,👍代表点赞人数,〔〕代表评论回复,#代表楼层,——代表无名氏)

———————热评—————————

#58【我真不是被骂得突发脑溢血而死的】*6:谁!谁发的!给老夫滚出来!老夫让他尝尝被骂死的恐惧!                        回复152 👍666

〔机智如我〕*8:听这语气,层主莫非就是军师?
〔腐女409号〕*2:哎呀,王军师这是恼羞成怒吗?又有素材了,赶紧报告组织。
……
〔腐女3号〕新脑洞get✔(被409号召唤而来)
……

#1【诸葛孔明粉丝后援会】*3:臣相美哭帅炸!(* ̄3 ̄)╭♡
                                回复25  👍3809
〔玄亮协会会长〕打破零回复!✧٩(ˊωˋ*)و✧
〔臣相在我床上〕臣相的美颜由我承包!٩(●´৺`●)٩(●´৺`●)
〔——〕楼上大胆!给老子放下!臣相我的!
〔——〕我已经@刘备了
……

【玄亮大旗永不倒】忽然想站诸葛琴魔x王司徒,有人和我一起吗*٩(๑´∀`๑)ง*
                                回复305  👍5213
〔——〕你对得起你的ID吗?不过我站#滑稽
〔——〕邪教大法好ヾ(✿゚▽゚)ノ
〔——〕@刘备  你头顶绿了
〔——〕刘备:当然是原谅他啊
……

——————更多评论————————

#739【日月神教教主】*11:我

#740【不明吃瓜群众】*2:发生了啥?(咬口瓜)

#741【机智如我】*8:乔的麻袋,LSS莫非是?⊙▽⊙

#742【烟雨朦胧】*3:LS那句日文什么鬼2333

#743【彩翼双飞】*3:咦,王军师不见了耶

#744【真相帝】*8:↑大概是见到臣相大大跑了吧

#745【彩翼双飞】*3:你是说↑教主是臣相大大Σ( ° △ °|||)︴                                  
                                回复753     👍999
〔——〕Σ(ŎдŎ|||)ノノ卧槽真的?
〔——〕(゚⊿゚)ツ不是骗我的吧?
〔——〕"(º Д º*)我有点方
〔——〕!!!∑(°Д°ノ)ノ楼下队形走起!
……

#746【请叫我红领巾】*8:@分析帝
                                回复103  👍89
〔——〕大师球*٩(๑´∀`๑)ง*
〔——〕见大神(∗ᵒ̶̶̷̀ω˂̶́∗)੭₎₎̊₊♡
〔机智如我〕你……(眯眼)
……

曹魏的秘书团看到了此视频,呈交给曹总。
曹操看了以后,扯断了一把胡子。
不行!不能让蜀中一家独大,抢走粉丝。
于是曹操召集他的秘书团与保镖团商量对策。
几天后,魏方官方b站号发布视频“魏方合唱《小苹果》”,瞬间火爆。

【杀了那只白色乌鸦】卧槽卧槽,典韦的声音居然这么苏!刷新我的三观!

【追杀凛雪鸦请排队】尼玛武将团个个男神音啊!唱小苹果都这么撩也是没谁了┑( ̄Д  ̄)┍

【东离套路深,我要回西幽】嗯?发生了什么?能解释一下吗?难道又是什么东离的风俗?(茫然脸)

【门口立绘不错】没我魔王大人唱得好听,我魔王大人所唱才是天籁,可惜你们这些凡人是听不到了哦吼吼~(女王式三段笑)

【愉悦部新晋成员】阿拉~大家都在这里呀~不患你怎么就丢下我走了呢~~(委屈脸)话说,不患你是不是又迷路了?(眯眼笑)
〔东离套路深,我要回西幽〕你滚!
〔愉悦部新晋成员〕不患又傲娇了呢~(笑)
〔门口立绘不错〕妈的死gay(冷漠脸)
……

【青色唇膏你值得拥有】楼上给我站住(拔剑)

【门口立绘不错】愉悦部那位,我请你喝杯茶怎么样(甩鞭)

【总裁就该玩收藏】@我有特殊的自杀技巧·宗 跟我一起去干了那只白鸟!

【我有特殊的自杀技巧·宗】是的,大王!好的,大王!

【独眼是男人的浪漫】前面那个白毛,我们好像有些事要谈谈(拉弓)

【风卷残云】哎哎?为什么我是本地人也不懂?( ⊙ o ⊙ )

【丹朱翡翠】殇大侠,小女子也未曾听闻,想来应不是风俗吧
LS还不给我回来练剑!入了我丹家门还敢偷懒?

【踏月留香】前面不知是何方神圣?画风似乎略有不同啊(摇扇子)⁽ƪᵐ
ᵍᵎᵎ
【凤于九天】赞同楼上。楚兄何日出来喝杯酒?

【摘星捞月】↑你们以为你们的ID很正常吗?一股骚包风(¬_¬)

【踏月留香】陆兄,在下正有此意,临仙阁一聚如何?

【凤于九天】行,我请客。PS:猴精,说的你自己的ID很朴实一样ㄟ(▔ ,▔)ㄏ

【摘星捞月】信不信我告诉你们家那位你们又出去浪(^し^)

【人妻协会会长】(开怀大笑)孤的后宫自然皆为佳人

【扛起马克思主义大旗】LS要点脸行吗(〝▼皿▼)

【向天再借五百年】LS+1(* ̄3 ̄)╭♡

【南有嘉木北有佳人】LS两个也好意思说别人(冷笑)也不看看自己秀成了什么样,呵

【天下谁人配白衣】哟呵,你这不也在和你家那位秀(-ι_- )

【我与荆州的三世虐恋】赞同楼上

【我可能有个假父亲】赞同LSS

【世有美玉】爱怎么秀是我们自家的事,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愿君无忧】叔叔说的是

【40米长的胡子在风中飘扬】可是辣了我们的眼睛,要秀去你们自己的阵营秀

【原来是美男】二哥说得对!你们咋不回自己那儿秀,再bb别怪俺不客气!

【我不玩萝卜蹲,谢谢】那你们怎么不回自己阵营?这儿可是东吴场合 ̄へ ̄

【高锰酸钾染须剂批发商】我东吴就是护短怎么了<(`^´)>

【大耳朵备备】二弟、三弟莫要胡闹。曹总果然是英雄人物啊

【人妻协会会长】各位爱卿冷静冷静,各国要和睦相处,万事和为贵。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耳(开怀笑)

【不明吃瓜群众】楼上ID什么鬼  o(*≧▽≦)ツ ~ ┴┴妇女之友吗233333333

【人去酒尚香】商业互吹(-ι_- )

【机智如我】嗯?我发现……@真相帝
……

东吴集团的秘书将魏方情报递交给孙权,孙权给大哥看了,孙策叫来周瑜。
周瑜皱眉。这么猖狂,当我东吴没有音乐人才吗?
第二天,东吴官号发布视频“《九九八十一》的周郎式演绎”,几秒后点击过万。
『周郎顾我!』x300
『大都督求嫁!』x600
『厉害了我的公瑾』x150
『mmp前面的挡住我看瑜美人了!』x60
『woc弹幕好可怕』
『老子被这弹幕量吓到了Σ(っ °Д °;)っ』
『禁止刷屏』
『mmp再刷屏我举报了!(乂`д´)』
『前面+1』
『前面+10086』
『啊~美人好美,好想对他哔——哔——』
『卧槽前面那个你要对我的美人做什么(σ;*Д*)σ死刑!』
『妈妈你看那个变态!』
『孩子别怕,遇到这种变态剪掉他的哔——就可以了』
『←你自己也没比那个谁好到哪里去吧』
『已举报不谢』
『干得好👍』
『前面那些痴汉,我已经@孙策了(和善的微笑)』
『干得好@孙策』
『@孙策』
『@孙策』x1200
『关孙策什么事?不要乱刷没出现的人行吗(-ι_- )』
『策瑜大法好!』
『策瑜大法好』x3560
『明明是瑜策!』x1457
『瑜策邪教』x106
『MD前面来战!说谁邪教呢!』x78
『策瑜不可逆不可拆!瑜策不存在的』x63
『我看策瑜才是邪教!』x42
『互攻党静静地看着你们撕』x47
『各萌各的撕什么撕』x296
『策瑜可逆不可拆!』x4932
『圈地自萌不懂吗!要撕去评论区撕,发什么弹幕!』x14
『明明周瑜的老婆是小乔,要艾特也艾特小乔吧』x98
『腐女真恶心,明明别人是直男』x8
『MD说谁恶心呢!我还说直男癌恶心呢o(▼皿▼メ;)o』
『虽然我也支持官配,但说腐女恶心过分了』x77
『但腐女在这种视频里刷本来就不对』x51

『恕我直言,发cp相关的都是ZZ!这是个人视频!』x85
『ky的全部举报』
『引战的全部举报!』x3982
『已举报』x88
……

评论区:
———————热评—————————
【——】妈的弹幕里全是智障吗!气得我关了弹幕                                               
                                   回复12  👍3854
〔——〕这种人举报就好了
〔——〕b站的小学生越来越多了´_>`
……

【——】引战的全部举报不谢
                                  回复3  👍3002

【——】每次在大都督的视频里都有人撕→_→
                                  回复4  👍2460
〔——〕没办法,谁让大都督的人气高呢╮( •́ω•̀ )╭人一多,撕逼的自然就多了╮(︶﹏︶)╭
〔——〕还有cp党到处刷,刷得我都要拉黑了(-ι_- )
……

【周瑜粉丝团团长】我的周郎就是辣么油菜花,用古琴弹《九九八十一》都那么有节奏感(づ ̄ ³ ̄)づ        
                               回复405 👍2890
〔请叫我红领巾〕@孙策  不用谢我
〔策瑜协会会长〕@孙策
〔瑜策后援会会长〕@孙策
〔江东双璧委员会〕@孙策
〔乔妹嫁我〕@小乔
〔官配才是正义〕@小乔
……
———————更多评论———————

【红茶】@大乔

【绿茶】@小乔

【花茶】@孙策

【真相帝】@扛起马克思主义大旗@向天再借五百年@大乔不语叶飞霜@小桥流水叶娉婷

【机智如我】↑难道(∗ᵒ̶̶̷̀ω˂̶́∗)੭₎₎̊₊♡

【东吴迷妹团】卧槽,难道这是孙策、周瑜、大乔、小乔的IDΣ(゚∀゚ノ)ノ
                                  回复539 👍254
〔——〕Σ(ŎдŎ|||)ノノ真的?
〔——〕(゚⊿゚)ツ卧槽LSS你怎么知道的?
〔——〕大师球*٩(๑´∀`๑)ง*
〔科学君〕LSS这不是那个论坛的大神吗( ͡° ͜ʖ ͡°)✧
〔机智如我〕科学君,你果然不是九天的人(眯眼)
〔真相帝〕果然这里是你的本土吧
〔科学君〕你们身为九天的人,不也在这儿吗(眯眼笑)而且这里不是我的本土哦~
〔不明吃瓜群众〕楼上几个在说什么?萌新瑟瑟发抖
〔科学君〕少来了,装什么小白?九天来客
〔不明吃瓜群众〕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咬口瓜)
〔——〕……楼上几位是谁啊?感觉很不得了的样子Σ( ° △ °|||)︴
……
                                    

【——】我这就去关注!

【南燕双飞】卧槽真相帝到底什么人!Σ(°Д°;

【江南小孤燕】真相帝不会是up主的熟人吧?(眯眼)

【北方大白雕】求真相帝爆更多ID(* ̄3 ̄)╭♡

【腐女5512号】LS与LSS的是情侣ID?莫非(眼冒绿光)

【大乔不语叶飞霜】唤妾可有要事?妹妹在叫我,恕小女子告退(柔声)

【小桥流水叶娉婷】警告你们,没事别烦姐姐。敢打扰我们姐妹的,我都不会放过!

【蓉儿说什么都是对的】大小乔姐妹感情真好(羡慕)不像我和康弟……

【邪魅狂狷酷帅拽】郭伯伯,她们可不是姐妹情(翻白眼)我爹那种人你还有什么好指望的?

【扛起马克思主义大旗】喊我做什么?咦,夫人和小乔都在啊。等等,楼上那个中二少年你什么意思?

【向天再借五百年】伯符,小乔和我说,她和大乔在一起了(表情复杂)

【扛起马克思主义大旗】!!!!!

【日月神教教主】周瑜,你取ID的审美依旧如此低下(嘲讽脸)

【扛起马克思主义大旗】妖道安敢辱我公瑾!像你这种不符合唯物主义原则的人都应该抓起来烧死!

【传闻中的“妖道”】……楼上你现在在冥府居然还相信唯物主义?(不可思议)

【武神赵子龙】常山赵子龙在此!安敢伤我大汉臣相!

【月下追人一点也不浪漫】……

【武神赵子龙】(惊)赵云拜见萧相国!属下该死,竟忘记萧相国也是大汉臣相(羞愧)

【日月神教教主】拜见萧相国!(压抑激动)

【月下追人一点也不浪漫】……没事,都起来吧。这儿是三国区,用不着拜见。

【向天再借五百年】敢伤伯符试试!诸葛村夫,你以为你的ID很上档次?(嘲讽脸)我的可是有深层寓意的

【日月神教教主】(假装没看见)子龙,谁给你取的id?

【锦马抄】臣相,我给取的。很酷吧?(ˊ˘ˋ*)♡求表扬

【日月神教教主】没事别看那些奇怪的电视剧(抽抽嘴角)你的id……“锦马超”与“锦鲤抄”的结合?

【锦马抄】臣相英明!(´∀`)♡

【大耳朵备备】我家亮亮就是如此机智(自豪脸)

【向天再借五百年】诸葛孔明!你竟敢无视我!(气吐血)

【扛起马克思主义大旗】别欺负公瑾啊!公瑾,没事啊,我永远不会无视你的(安慰)

【一舞动四方】楼上两个真是闪瞎眼,你们怎么还不去结婚!

【少女曾经天真】同上
……

【欢脱卖蠢向】三国b站传说(二)创立篇

#1老梗注意
#2各种乱入,可当路人
#3邪教注意,站主流cp的慎入
#4OOC注意

最近冥府的b站发生了一件大事。
什么?你问冥府哪来的b站?这就要从那时候说起了……
话说自从三国来了冥府,这日子就更加热闹了,每天都有人在撕逼,啊不,是鬼。
没办法鬼太多,投胎排的队长得能绕地球好几圈,一时有很多鬼排不上号,只好等着。等着等着就无聊了,无聊就开始搞事了,再说三国很多生前就有矛盾。
冥王一想,这不成啊!有刘项二人就够闹腾了,这样下去岂不是要掀了冥府?
于是冥王贴了个告示:冥府招人,鬼差200名,判官10名,xx50名,xxx320名……有意者请来阎王殿面试,建议先拨打前台电话135xxxxxx86,或者登录冥府官方网站www.mingfuzhaoping.com,也可关注冥府官方微博或者微信公众号@冥府
……
于是排到号的投了胎,没排到的先住下,在冥府上班侯着,也有的直接常驻冥府,申请了终身职位,不再入轮回。
曹操是留下来的一个。
其实冥府除了没有日月星辰、四季轮换以外,和人间差不了多少。
享受着曹氏后人和魏晋子民的供奉(好像有个叫罗刹街的地方供奉特别多),曹操的日子过得还算舒坦。
只是这一舒坦,便想找点事干。冥府有什么娱乐活动呢?
答:1.赌博。比如排着队的那几个是怎么死的,判什么刑,投什么胎等等。
2.赏景。比如彼岸花啊,忘川河啊,奈何桥啊,望阳台啊什么的,重口味的可以去各层地狱一览从古至今的各种刑罚。
3.看现场直播聚众斗殴。绝对拳拳到肉,保证真实带感,掉腿掉脑袋那种,非常刺激。
4.看书下棋等文艺爱好者热衷的活动。
除此之外,无。
曹大大把这些娱乐都玩过了,现在好无聊呀,于是他就问了:“奉孝啊,可有何趣事给孤解闷儿?”
郭嘉提出了一个将会让冥府风起云涌(这个用法是错的)的建议:“主公,近来臣听闻人间有一种名为‘b站’之物十分神奇,人皆称道。主公不如在冥府也建个b站,日后冥府的子民必会感念主公的这一创举。”
曹操摸摸长髯沉吟,片刻后一挥毫,下达了一道指令。

【欢脱卖蠢向】三国b站传说(一)

#1很久以前写的,用的梗是几百年前的,我会努力添新梗
#2各种乱入,各种crossover,不用在意,当路人就好
#3贵圈真乱,自封邪教教主,一向站冷逆cp,站主流cp的慎入,为了效果,不公布ID的真实身份
#4只看过三国演义,对三国志只了解一点点,可能不符历史

刘邦的脚刚沾到冥府的地面,还没站稳,就感到一股冰冷刺骨的杀意直刺后心。
“陛下!”跟随刘邦而来、刚显出身形的萧何见状惊呼。
“安敢伤吾主!”樊哙怒吼 ,怒目圆睁。
一支长矛穿透刘邦的胸膛,锋锐的矛尖闪着冷光。
萧何僵住,樊哙目眦欲裂。
一时死寂。
刘邦一开始是懵逼的,几秒后他面色古怪地低头看了看胸口的长矛,移了移身子。
刘邦的身体离开了,长矛留在原地。
刚才他退走的时候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也就是说……
刘邦转身,指着袭击他的“凶手”哈哈大笑:“哈哈哈,没想到吧,物理攻击对魂体无效!”
萧何、樊哙也反应过来,喜道:“陛下洪福齐天!”
项羽见自己这一刺对刘邦毫无作用,也是懵了一下。听到刘邦张狂的笑声,也不发作,默默收起长矛。
刘邦忽然惨叫起来,萧何、樊哙惊愕。
“啊——这是什么!你会灵魂攻击!”一道道绚丽的光刃漫天飞舞,射向刘邦。刘邦拔腿就跑,项羽狂追。
项羽闻言冷笑一声:“呵,你以为我在比你先下来这些年里什么都没干吗!”绚丽而散发可怕气机的光刃从他开阖的流光溢彩的重瞳中飞出,在空中旋转着飞向刘邦。(场面详见石毅使用重瞳术)
萧何、樊哙懵了好一会儿,等到刘邦项羽在冥府门前来回跑了十多圈才反应过来,撒腿跟在二人身后跑。
“陛下当心!”“楚贼安敢伤我大汉天子!”“霸王住手!不,眼!”“陛下,臣来救你!”……
当三国一行人浩浩荡荡地下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三国众楞了一下,见旁边有三人在围观,决定找这三人问一下什么情况。
走近发现是两个宫装女子看着追逐战凑在一起兴奋地叽叽喳喳,一旁的男子宽袍博带,嗑着瓜子一边听她们聊天一边观赏追逐战。
看了看兴奋得面飞红霞、旁若无人地讨论的二女,三国众决定问一下那个男子比较好。
直觉对方身份不简单,为表庄重,刘备出马,为出马人选的争执过程略过不提。
刘备理理衣服,上前作了个揖,恭敬地问道:“恕晚辈冒昧,敢问高人此乃何故?”
男子转头看他,一边嗑瓜子一边说:“哦 ,这个啊,你等会儿就会知道的。”
刘备再欲问时,远处追逐的二人跑近,对话传来“刘邦老贼!给我站住!”“你当我傻,站住让你砍啊!”“陛下我们来救你!”……
三国众激动,莫非这是高祖?
这时刘项二人跑得更近。
“陈平救我!”“小虞帮我抓住他!”“夫人救命!”“小虞!”
陈平淡定地继续嗑瓜子:“陛下,臣的武力值不够,恕臣不能为陛下效力。”
让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臣去挡项羽,陛下怕是傻的吧?
红衣女子立即停下唠嗑,拔剑砍向白衣女子,白衣女子亦反应迅速地抽剑迎战,齐声喊道:“夫君,臣妾亦忙于应战,恕妾不能相助!”
啧啧,你们为什么这么熟练啊!明明喊人也好,拔剑也好,都是我先……(白学家拖下去打死)
陈平又掏出一把瓜子递给三国众,见其呆楞无反应,便变出个小板凳,坐下嗑起了瓜子,围观虞姬和吕稚对战。
“陈平,韩信呢?张良呢?英布彭越他们呢?”刘邦的声音远远传来。
陈平头也不回,继续嗑瓜子:“陛下,您莫非忘了张三先生已经得道飞升了?韩大将军在里面躲着不想见您,九江王他们早就排到号投胎去了。”
“那岂不是没人救朕?”“想让人救你?打得过我再说吧!”
陈平:“陛下,以项王的武力值来看,您好像没有什么希望。不过您不用担心,哄骗一下项王就行了,反正很好骗的。这也不怪人家,陛下您做得有点过分了。”
三国众:我是不是听到了一些不得了的东西……

【陆花/花陆/无cp?】回礼(又名“吃瓜日常”)

*只看过《陆小凤传奇》,没看过原著,所以OOC大法好!
*《礼物》的续篇,不过没看过上篇也不影响
*其实是友情向的,至少当时还是友人,不过有陆花/花陆倾向

鉴于花满楼上次送了他礼物,陆小凤觉得他有必要回个礼。
于是陆小凤现在正抱着一个西瓜踏在百花楼的楼梯上。
为什么这次陆小凤乖乖走门?其实没什么原因,兴起罢了。陆小凤本就是随心所欲的人,兴之所至,便提着瓜来拜访友人。
陆小凤托起瓜示意一下,挑眉道:“我的回礼。”
花满楼笑着接过,将碧绿滚圆的大西瓜置于小桌上。
两人丝毫不觉得用一个西瓜作为名贵发带的回礼有什么不妥,仿佛这是很自然的事。
其实“回礼”一说不过是探访友人的借口罢了,他们之间哪里需要如此客气,偶尔的客气只是小小的生活情趣。
花满楼衣袖拂过,西瓜瞬间散成大小均匀的八瓣,切面整齐光滑,瓜瓤鲜红,汁水充足。
花满楼点头:“是个好瓜。”
陆小凤得意地摸摸小胡子:“那是当然。我挑的岂能不好?”
陆小凤伸手正待取走一瓣,却突然变掌为指,竟是使出了灵犀一指。
“啊!好痛!放手!”司空摘星大叫着甩手,企图挣脱灵犀一指的桎晧。
陆小凤叹道:“猴精啊猴精,你为什么非要取我看中的那块呢?”手指不松,仍牢牢夹着司空摘星的手掌。
司空摘星停下了甩手呼痛的夸张表演,笑嘻嘻道:“我就喜欢看你吃瘪的样子。”
陆小凤叹一声。

花满楼吃着瓜微笑着“看”两个永远孩子气的人打架。两人俱为轻功高手,一时衣袂飘飞,煞是好看。
一会儿,陆小凤回到桌边坐下。花满楼微笑着看他动作,也没问司空摘星去哪儿了。
陆小凤定定地看着空无一物的桌面,然后转头看花满楼:“你都吃了?”
花满楼摇扇轻笑:“我想陆兄与司空兄想必忙的很,大概没有空闲享受美食。未免浪费,在下只好一个人吃掉了。”
陆小凤看着花满楼脸上轻松愉悦的笑容,没说话。
花满楼忽然笑了一声,从桌下拿出装着西瓜的果盘:“我怕殃及,便藏于桌下了。”
然后又取出一个碧绿的西瓜,笑道:“不够的话,这里还有。正好家里西瓜丰收,花平给我送来几个。”

————————————————————————————————————————
作者有话说:吃瓜时冒出来的脑洞,觉得挺适合他们的。啧啧,果然创作来源于生活。

【花陆花】礼物

☆十分短小
☆有后续

“为什么送我礼物?又不是我生辰?”陆小凤疑惑问道。
今天是花满楼的生辰,合该他送才对。
不过疑惑归疑惑,却是乖乖坐着没动。
花满楼微微一笑,未答。手上动作不停,葱指翩飞间,一根镶着银色暗纹的淡蓝色发带渐渐缠在陆小凤黑亮亮的头发上。
想象着心上人系着自己送的发带的模样,花满楼笑意加深。
他已经收到了最好的礼物。

————————————————————————————————————————
作者有话说:有没有觉得陆小凤的话很耳熟?我故意的,之后几篇我也是尽量用原有台词,剪视频方便,然而我是个手残党OTZ

【花陆/陆花】关于称呼

花满楼与陆小凤关系很近,称呼倒也寻常,算不上亲昵。两人一般直呼其名,或者“陆兄”“花兄”,偶尔陆小凤调侃时喊声“花公子” ,一直到两人在一起也没有变。
于是,陆小凤琢磨着是不是需要改个称呼,来彰显一下关系发生的变化。
陆小凤:“我说花满楼,我们在一起也挺久了是吧?我们的称呼是不是该换一换了”
花满楼:“不知陆兄有何高见?小凤?凤儿?凤凤?还是像司空兄那样唤你‘陆小鸡’?”
陆小凤身子抖了抖,伸手道:“别!还是陆小凤吧。”
“那不知陆兄欲唤在下何名?满楼?楼儿?花花?”花满楼继续保持着微笑问道。
陆小凤觉得他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花花’什么的还是算了吧。‘满楼’‘楼儿’之类的还是适合长辈叫,不然太……”
旁听了很久的花平怯怯地举起手:“少爷,奴才觉得‘七童’‘凤凰’也许合适?”
陆小凤、花满楼:……我怎么没想到?



















最后,陆小凤与花满楼决定沿用之前的称呼。


————————————————————————————————————————
作者有话说:我才不会说这是我看到某些称呼后产生的脑洞呢
很抱歉很久不更,实在是《灰公子》的《下》卡了我太久了,一写到花陆两人的会面就无法控制地走了正剧向,欢脱搞笑风就不见了,所以要不还是坑了吧?(望天)还有就是,我懒,最近追国漫追得疯狂(摊手)

看了《夜访吸血鬼》后迷上了阿汤哥,又去看来《黑魔王》,虽然剧情真的智障,不过颜值好高= ̄ω ̄=
这个人真的好奇妙,明明短发的时候很英俊,英气十足,一点也不女气,长发却那么美,有他的镜头我只好舔屏,剧情完全没注意。

发现一枚美少年(*¯︶¯*)
可是我看不了《魂断威尼斯》,想看T^T

【花陆花】智障童话之灰公子(中)

#本文高度智障,慎入
#OOC大法好

陆小凤认命地做完活,郁闷地坐在山崖边的一棵白梅下喝酒。
酒是师傅酿的,天知道她连煮饭都不会怎么会酿酒的。
二师兄把酒偷了出来,藏在房梁上,陆小凤此时又把它拿来喝了,权当报复。
陆小凤倒了些酒在梅树的根处,喃喃道:“梅兄啊梅兄,你也喝一点儿吧。虽然大概比不上花家的酒 ,但也是难得的佳酿了。”
语毕,白光一闪,一个人影从五人合抱粗的树干中走出,淡淡道:“你想去赴宴的话,我可以帮你。”
虽然陆小凤早就觉得这颗活了一千多年的梅树不成精才是怪事,但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乍然看到树里走出来个人,他还是懵了一瞬的。
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除了头发和眼珠全身皆白的人,陆小凤不确定地问:“……梅兄?”
白衣人神色淡淡,没有答话,似是默认。
陆小凤松了口气,遂打趣道:“梅兄,原来你真成精了啊,平日怎么不见出来走动?”
白衣人依然不说话,却给了他如冰冷冽的眼神。
陆小凤意识到他或许冒犯了,连忙改口道:“梅仙,你不能说话吗?”
沉默了一会儿,白衣人开口,声音清冷:“剑神。”
“你本体不是白梅树吗?”
寂静。
“好吧,剑神你……”
“西门吹雪。”白衣剑客打断陆小凤。
“……西门,这样叫你可以了吧?你能怎么帮我?”
西门吹雪未答,直接一挥衣袖,陆小凤就换了套衣服,连带发型也换了换,倒是挺贴心,只是……
陆小凤低头看着簇新的衣服半晌,抬头看向西门,用手指指指自己:“我,男的。”再指指衣服:“女装。”
西门神色不变,毫无变错衣服的尴尬。
只见寒光一闪,陆小凤的嘴唇上方光秃秃一片。
陆小凤欲哭无泪地摸了摸。
我的四条眉毛啊……
陆小凤悲痛中又感到有些好笑:“就算你削了我的胡子,我还是男的啊。”
忽然想到树好像一般不分雌雄,那么……
陆小凤犹豫着、以尽量不伤害西门自尊心的语气问道:“西门,你不会……分不出男女吧。”
光华一闪,陆小凤身上的衣服变成了男装,洁白似雪,轻盈如云,飘逸非常。
“参加寿宴穿全白的不好吧……”参加丧事还差不多。
话音未落,又是一道光华闪过,这一次可谓华贵异常,华丽到一般人穿着都显得庸俗,陆小凤倒硬是穿出了几分风流潇洒。
“原来你分得清啊。嗯?这是什么?”陆小凤好奇地摸摸手指上多出来的戒指,拔了拔,却发现取不下来。
西门吹雪依旧面瘫:“这是我的法力结晶,能使我在你身上施展的法术维持两个时辰。你要在戌时一刻前回来。”
“可是到那时还没到时间,法术应该不会失效啊?”
“在那时,我将与叶孤城比试,会收回所有法力。”
“叶孤城?叶子精?不是,叶仙?”
“剑仙。”西门吹雪冷冷地吐出两字。
好吧,不懂你们神仙对剑的执着。陆小凤腹诽。
西门吹雪扬手,摄来一个鸟巢,光华闪动,巢中鸟化作几个神采风流的少年,巢穴则化作一顶精致的轿子。
“你坐这个去。”
话音未尽,人已消失。
“等等,我没有请帖啊!”陆小凤伸手大呼。
空中白光一闪,一薄片状物体从虚空中闪现,向陆小凤疾速飞来。
陆小凤忙使出灵犀一指,伸手夹住,一看,请帖。

——————————————————————————————————————
作者有话说:本来小星星的性格更适合仙女教母,但他已经当了二姐,只好让西门来了,意外地合适?
师傅是穿越女看出来了吧?你们可以带入任何人,比如。你们自己= ̄ω ̄=
写完才发现西门不会自称剑神,但写都写了,就让他自恋一把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