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捭阖·兰

冷逆cp专业户
冬盾、盾铁/铁盾、锤基/基锤、锤盾、寡姐总攻、蝙超、华福、SD、1110、马刀、亚梅、FR 、根肖、PN 、亚赫/赫亚、ME 、猫鼠无差、顾戚、花陆、苏恭、古仙、华熙、岩荼、凛殤、双部、快新、古仙
还有谁比我逆得多,来我北极圈

【花陆花】智障童话之灰公子(中)

#本文高度智障,慎入
#OOC大法好

陆小凤认命地做完活,郁闷地坐在山崖边的一棵白梅下喝酒。
酒是师傅酿的,天知道她连煮饭都不会怎么会酿酒的。
二师兄把酒偷了出来,藏在房梁上,陆小凤此时又把它拿来喝了,权当报复。
陆小凤倒了些酒在梅树的根处,喃喃道:“梅兄啊梅兄,你也喝一点儿吧。虽然大概比不上花家的酒 ,但也是难得的佳酿了。”
语毕,白光一闪,一个人影从五人合抱粗的树干中走出,淡淡道:“你想去赴宴的话,我可以帮你。”
虽然陆小凤早就觉得这颗活了一千多年的梅树不成精才是怪事,但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乍然看到树里走出来个人,他还是懵了一瞬的。
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除了头发和眼珠全身皆白的人,陆小凤不确定地问:“……梅兄?”
白衣人神色淡淡,没有答话,似是默认。
陆小凤松了口气,遂打趣道:“梅兄,原来你真成精了啊,平日怎么不见出来走动?”
白衣人依然不说话,却给了他如冰冷冽的眼神。
陆小凤意识到他或许冒犯了,连忙改口道:“梅仙,你不能说话吗?”
沉默了一会儿,白衣人开口,声音清冷:“剑神。”
“你本体不是白梅树吗?”
寂静。
“好吧,剑神你……”
“西门吹雪。”白衣剑客打断陆小凤。
“……西门,这样叫你可以了吧?你能怎么帮我?”
西门吹雪未答,直接一挥衣袖,陆小凤就换了套衣服,连带发型也换了换,倒是挺贴心,只是……
陆小凤低头看着簇新的衣服半晌,抬头看向西门,用手指指指自己:“我,男的。”再指指衣服:“女装。”
西门神色不变,毫无变错衣服的尴尬。
只见寒光一闪,陆小凤的嘴唇上方光秃秃一片。
陆小凤欲哭无泪地摸了摸。
我的四条眉毛啊……
陆小凤悲痛中又感到有些好笑:“就算你削了我的胡子,我还是男的啊。”
忽然想到树好像一般不分雌雄,那么……
陆小凤犹豫着、以尽量不伤害西门自尊心的语气问道:“西门,你不会……分不出男女吧。”
光华一闪,陆小凤身上的衣服变成了男装,洁白似雪,轻盈如云,飘逸非常。
“参加寿宴穿全白的不好吧……”参加丧事还差不多。
话音未落,又是一道光华闪过,这一次可谓华贵异常,华丽到一般人穿着都显得庸俗,陆小凤倒硬是穿出了几分风流潇洒。
“原来你分得清啊。嗯?这是什么?”陆小凤好奇地摸摸手指上多出来的戒指,拔了拔,却发现取不下来。
西门吹雪依旧面瘫:“这是我的法力结晶,能使我在你身上施展的法术维持两个时辰。你要在戌时一刻前回来。”
“可是到那时还没到时间,法术应该不会失效啊?”
“在那时,我将与叶孤城比试,会收回所有法力。”
“叶孤城?叶子精?不是,叶仙?”
“剑仙。”西门吹雪冷冷地吐出两字。
好吧,不懂你们神仙对剑的执着。陆小凤腹诽。
西门吹雪扬手,摄来一个鸟巢,光华闪动,巢中鸟化作几个神采风流的少年,巢穴则化作一顶精致的轿子。
“你坐这个去。”
话音未尽,人已消失。
“等等,我没有请帖啊!”陆小凤伸手大呼。
空中白光一闪,一薄片状物体从虚空中闪现,向陆小凤疾速飞来。
陆小凤忙使出灵犀一指,伸手夹住,一看,请帖。

——————————————————————————————————————
作者有话说:本来小星星的性格更适合仙女教母,但他已经当了二姐,只好让西门来了,意外地合适?
师傅是穿越女看出来了吧?你们可以带入任何人,比如。你们自己= ̄ω ̄=
写完才发现西门不会自称剑神,但写都写了,就让他自恋一把好了。

【花陆花】智障童话之灰公子(上)

很久很久以前,在古龙江湖,有一个叫陆小凤的男孩 ,在陆宅中无忧无虑地生活着。但是好景不长,陆小凤的父母双双离世。
陆父临终时将儿子托付给友人,友人是在山中修行的髙士,收陆小凤为徒,带回山中。事情似乎有了转机……

“小凤凰——来给为师梳头。”
“陆小鸡——帮我挖蚯蚓喂鱼!”
“小凤凰——为师饿了,该做饭了!”
“陆小鸡——帮我去山下买只烧鸡和一坛酒!”
“小凤凰$^&*(♀卐※ %”
“陆小鸡*€#¥/$π々?×”
……

他的师傅生活九级残障,还人格分裂,平常状态与授业状态判若两人。嘴里还时不时冒出一些奇怪的词语,这些词就是她教的。看见他和大师兄或二师兄在一起时,会发出奇怪的感叹,眼睛还会冒绿光,有点渗人。
他还有两个师兄。大师兄跟患了懒癌似的,整天懒懒地坐着啥也不干,或者成天窝在哪个角落捣鼓机关、图纸。偶尔叫自己帮忙寻些材料,或者修个指甲什么的。对了,为了搞机关,他的。指甲留得特别长,还要时常保养。
二师兄跟大师兄完全相反,完全一个多动症儿童(师傅评语)。猴子似的上窜下跳,不得安生,尤其喜欢指使自己做这做那。听说自己来师门前,一直是二师兄在做杂活,他这算是媳妇熬成婆吗?
总之,陆小凤在师门的“疼爱”中长大了。由于干活,他总是灰头土脸的,被二师兄戏称为“灰公子”,师傅觉得有趣,也随着叫了。他试图抗议,反抗无效。不过把脏兮兮的小脸洗洗干净,依然是漂亮的小凤凰(师傅语)。
有一天,山下城中的花家要摆宴。听说花家是江南首富,此次花如令六十大寿的寿宴一定会办得非常盛大,有数不尽的美酒佳肴、齐珍异品。许多达官贵人、风云人物都将前来贺寿,各家千金也奖随父出席。
其实花如令邀请这么多人,也是有为自家七子挑选妻子之意,毕竟七童大了,长久不娶不像话。正巧各家听说花家七子才貌双全,早有结亲之意,两下一合,便成了一场名为庆寿实为相人的聚会。
身为隐士高人,陆小凤的师傅也在受邀之列。师傅让陆小凤购置了衣物、礼品,就兴冲冲地要带两个徒弟下山赴宴。
两个,陆小凤不在其中。
“小凤凰啊,不是为师不想让你去见识一下,只是你还小 ,为师怕你被山下红尘诱惑,失了本心啊。”师傅拍着陆小凤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
那你就不怕你的大徒弟、二徒弟失了本心吗?陆小凤心中默默吐槽。
“师傅也是为你好 ,你要明白师傅的苦心啊。而且要是我们都走了,谁来守护山门?把守护山门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是师傅对你的信任啊。”见陆小凤仍面有不甘 二师兄苦口婆心地劝解,师傅赞许地看了眼自己机灵的二徒弟。
你们是故意的吧,不然干嘛不让大师兄留下来看门?你看他根本就懒得去啊。再说这么偏僻的地方会有人来寻衅吗?陆小凤继续在心里吐槽。
总之,师傅与二师兄硬拖着不肯动弹的大师兄飘然离去,,留下陆小凤一人在萧瑟的风中。
我的美酒和美人啊!


————————————————————————————————————————
作者有话说:填个志愿比高考还心累,接下来就是等通知了
这是一个系列,目前还个“莲花公子” ,猜猜是哪个童话演变而来?提示人物变小。
因为挺智障的,于是我决定起名为智障童话系列= ̄ω ̄=

【陆花/花陆】当原随云穿进花满楼的身体之花满楼的反应

版本一:
他被困在一片空白的空间囚牢内,他用力敲打透明的障壁,大声呼喊,却徒劳无功。
看到陆小凤明知不对劲,还是接受邀约,踏入陷阱,他焦急又无奈,好奇爱冒险的天性果然改不了,但关心他的真情又让他十分感动。
看到陆小凤怀疑他的身份,到道破真相,被人理解明白的感受让他感到温暖,果然是个知己。
但是他还是想说:“陆小凤,快走!”

花满楼是个温柔的人,总是不忍心去责怪一个人;花满楼也是一个平和的人,不轻易生气;花满楼更是一个善良的人,不会去恨一个人。
然而现在他怒着,恨着,悲哀着。
他看着占据自己身体的魔鬼做伤害挚友的事,他却什么也不能做,甚至,这可以算是“他”在做。
他只能用力敲打障壁,悲哀而绝望地喊:“陆小凤!!!”










版本二:
我这是在哪里?
花满楼缓缓睁开眼,揉揉额角,头有点晕。
“原兄?原兄?你还好吗?”一个陌生的温柔的嗓音在身旁想起,他感觉到肩上搭了一只手,轻轻地摇晃几下他的身体。
是……谁?
“原兄既然已醒,想必没有什么大事了。不知原兄近日是否身体不适?怎会突然晕倒?”声音远些了,肩上重量消失了,只有一股淡淡的温暖的香味留下。
花满楼嗅了嗅,郁金香?
年轻男子,郁金香,脾气温和,原兄……
原随云!楚留香!

之后两人看雪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爱好相似,趣味相投,顺利达成知己成就。
不过,花满楼醒来一刻钟后……
“在下楚留香,不知兄台唤何名?”“在下花满楼”













版本三:
早晨,花满楼一如既往地在百花楼的床上醒来,穿衣,梳洗。
这时花平带来早食,从盘中把碟子一一取出,放在桌上,一边说:“少爷,明天端午回家住吗?要小的操办什么礼物?”
花满楼本就感觉隐隐不对,他平日早点不吃这么多的,菜品也没有这般精致,口味似乎偏甜了,而他喜欢清淡这是下人都知道的。
听见这话,花满楼更觉得古怪,明天端午?他明明记得还有五天才是端午。
“花平,今天什么日子?”
花平惊恐又小心地抬头看花满楼:“少爷,你怎么了?今天五月初四。”少爷这几天本来就有点怪怪的,这又怎么了?
花满楼皱眉。怎么会?中间的五天去了哪里?是我记错了吗?
“没事,你下去吧,回去的事等会儿再提。”花满楼挥挥手。

之后几天花满楼照样过着以前的日子,只是多日不见好友,有些想念。
一日,司空摘星来访。
“花满楼,你有没有见过陆小鸡?”
花满楼摇摇头。
“奇怪了,他去哪儿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司空摘星挠挠头,“啧”了一声身影消失了。
也许陆小凤现在在哪个奇异的地方破着诡谲案,或者窝在温香软玉的怀里惬意地喝着酒,反正无论在哪,他总能化险为宜,这点花满楼毫不怀疑。
只是,这一次,为什么他心中感到隐隐的不安。
笑叹自己多心,花满楼决定去地下室看看之前酿的酒,希望下次陆小凤来时能喝上。
打开地下室的门,一股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花满楼顿住,隐隐的酒香中似乎夹杂了其他气味,让他本能地厌恶。
花满楼再往里走了几步,睁大眼睛,血腥味!
这时从房间角落传来了轻微的金属撞击的声音。
锁链?花满楼往角落走去。
锁链滑动的声音更响了,似乎锁链束缚的生物被他惊扰了。
人?他的地下室一向用来储物,怎么会有人?还是被锁链困住的?花满楼有些惊疑。
“哗啦哗啦”花满楼猜测那人醒了。
“咳咳……原兄今天怎么来早了?可是太想我?”
花满楼如遭雷击。
虽然断断续续,嗓音因为多日折磨而粗砺虚弱,他还是辨出了本来音色,更何况,这语气熟悉得让他想流泪。
花满楼声音颤抖:“……陆小凤?”
那边所有声音消失,一会儿,“……花满楼?”
















——————————————————————————————————————
作者有话说:欠了很久的续篇
由于没有人选,我决定把三种都写一遍。
本来不想写的,就是因为不知道原随云会对陆小凤做什么,用刑还是……咳咳,反正原随云会怎么对楚留香,就会怎么对陆小凤,反正对陆小凤来说不是好事,你们愿意想成什么就是什么。

【陆楚/楚陆】杰克苏组的相处模式

楚留香与陆小凤在互相撩拨。
这是很奇怪的,因为他们都喜欢女人,这点他们遍布天下的红颜可以作证。
这起于一个赌约。
在前面已有提到,此处不再阐述,让我们来看看此时情景。
陆小凤勾唇轻笑,笑意撩人;楚留香回他一道秋波,明眸似水。
陆小凤不经意似的扯开领口,露出纤长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
楚留香神色不变,仿佛无意地舔了舔唇,菱唇水光晶莹。
陆小凤把楚留香推到墙上,身体贴近;楚留香伸手揽住身前人的腰肢,轻轻抚摸。
陆小凤僵了一下,而后勾起嘴角,挑起那人一缕乌黑的发轻吻;楚留香微微一笑,伸手用指节缓缓摩擦对方柔软的唇。
陆小凤吻上去,将楚留香带到床边;楚留香把手放在陆小凤的胸膛,一用力,将陆小凤推倒在床上。
陆小凤手一挥,沙帐渐渐落下;楚留香把手指搭上衣扣,缓缓解开……









以下情景请自行想象

——————————————————————————————————
作者有话说:我真的好喜欢这对杰克苏组OTZ
这都怪这篇文→《袖断江湖》
把我拐进了这个坑,还没有售后服务!找来找去只有这一篇,简直饿死T^T
而且因为这个,我都无法萌上陆花/花陆OTZ,把电影刷了几遍才有点感觉
现在都萌,可以把香帅看成花花的另一个号,“花满楼”撩不过就换“楚留香”上
PS:我怎么好像越来越污了OTZ,这样下去我下次写可能就要开车了
PPS:前因在我的另一篇《情圣互撩记》里,也可以把两篇独立开来。至于他们最后有没有滚起来,你们觉得是怎样就是怎样,虽然我个人偏向于两人只是装腔作势,最后关头嫌恶心没完成。
私以为,不论攻受,单论撩人技术,楚>陆>花

【陆花/花陆】论满足调戏与害羞的条件

陆小凤缓缓凑近,挑起花满楼的一缕鬓发,微微侧脸,眼前便是如玉的颈侧和轮廓精致的耳朵。
陆小凤放缓了呼吸,细微的气流拂动了些微发丝。两人轻轻的呼吸声交错着,合成了静谧的环境中唯一的声响,无端有些暧昧。
“花满楼……”陆小凤用压到几乎成了气音的低柔嗓音轻轻地、慢慢地唤了一声。
嘴角带上最暧昧模糊的笑容,即使明知那人看不见。





半晌过后,陆小凤嘴角撩拨人的笑意都僵掉了,眼前的肌肤依旧如玉白皙,丝毫不见泛起粉红。
带着些挫败和不甘,陆小凤问:“花满楼,你为什么不害羞?这不符合你的人物设定啊!(划掉重来)
带着些挫败和不甘,陆小凤问:“花满楼,你为什么不害羞?”用正常的音色。
花满楼从容不迫地反问:“我为什么要害羞?”
陆小凤噎了一下,说:“通常我这样对别人的时候,她们都会害羞。”
花满楼淡淡一笑:“我不是女孩子。”
陆小凤微怔。
“那么你呢?你为什么不害羞?”花满楼浅笑道,笑意中竟然有几分揶揄。
陆小凤愣住,往下一看,好家伙,这姿势够暧昧的。原来自己为了靠近花满楼,不知不觉坐他腿上了,亏他没喊重,还能神色不变。
陆小凤回过神来,挑了挑眉,答道:“我也不是女孩子。”
两人对视,忽然都笑开。
一切暧昧缠绵荡然无存,唯余清朗明快的笑声。

















#调戏与害羞的条件关系:害羞不能推出调戏,调戏不一定能推出害羞,所以二者不构成充分必要关系

















――――――――――――――――――――――――――
作者有话说:感觉这两只还是最适合清水了。

以及看见陆花同人中被小凤凰调戏得脸红耳赤、完全一副小媳妇样的花花我好气哦,明明花花也很强大的好吗,同理适用于花陆。
明明两个人气场平衡,不分强弱。这样才能相处起来给人和谐舒服的感觉,这才是我们喜欢这一对的地方不是吗?
个人理解,不喜勿喷。

当原随云穿到花满楼的身体里(又名“小鸡受难记”)

安利一本小说,觉得挺有趣的。小说名如上。

简介:原随云一觉醒来:“我是谁?我在哪?(划掉)我不是死了吗?等等,这不是我的身体?算了,这不重要。楚留香呢?”
“什么?楚留香几百年前就死了?那我找谁报仇?

“听说这儿有个陆小凤,也爱美酒美人,爱管闲事,朋友满天下。嗯,就他了,反正差不多。”

陆小凤:喵喵喵?(一脸懵逼)

以下为截取片段:
花满楼倒了一杯酒,把酒杯推向陆小凤。
陆小凤举杯饮尽,然后举着酒杯对着月亮各个角度看。酒杯虽精致,却算不得珍品,却突然引起了他的兴趣。
好像随意地,陆小凤问道:“你是谁?”
花满楼微笑依旧:“陆兄又在玩笑了。在下不是花满楼,还能是谁?”
陆小凤仍然盯着杯子,道:“你的本名是什么?或者说……”
陆小凤放下酒杯,看向对面那人,目光灼灼:“你是什么东西?”
花满楼,不,原随云啜了口酒,道:“何时发现的?”
转而想到眼前这人是楚留香一般的人物,改口道:“你一开始就察觉了。”
陆小凤点头:“不错。一看到你,我就感觉你身上有什么东西改变了,我还以为是我太久没见到花满楼而产生了错觉。”
原随云微笑:“不愧是陆小凤,果然够敏锐。”
和他还真是像啊。阴暗在原随云眼底一闪而逝。
随后原随云淡淡地说:“倒是低估了你对他的熟悉程度。”虽然早就料到。说着把刚倒好的酒递给陆小凤。
陆小凤自然地接过,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低头看着杯中映出的星月灿烂,道:“那只是引起了我的警觉,真正使我开始怀疑的是请我到船上喝酒这件事。花满楼是个体贴的人,对朋友更是如此。所以他绝不会明知道他的朋友晕船,还在船上请他喝酒。”
风过,陆小凤背后墨色的海面翻卷,水花激荡,声声海浪声恰似在应证他的话。
“还有……”陆小凤抬头看他,星光月华映入他的眼睛,使他的双眸格外明亮:“比起酒,花满楼更钟爱茶。酿酒也好,陪酒也罢,不过是为了朋友*。而你……”陆小凤瞥了眼原随云捏在手里的酒杯,“这已经是你喝的第五杯了。”
原随云抿了口酒,叹道:“看来我来的时间还太短,消息掌握得还不完全。是我操之过急了。”
“不,”陆小凤坚决地说:“即使你再了解花满楼,你也做不到和他一样。”
原随云微微一笑:“不错,即使再像,我也成不了花满楼。”
知道却无法做到。为什么家世相似,样貌才华相似,就连所处的黑暗都相似,他却可以永远温暖慈悲,明明自己失去光明,却能用温柔的光照亮他人?
为什么我做不到?为什么我却要被黑暗孤独折磨?为什么我在黑暗中扭曲黑化成“蝙蝠公子”,他却能在阳光灿烂中盛开成“鲜花满楼”?
为什么他没有活得和我一样?为什么……我没有陆小凤这样的朋友?
脑海中忽然闪过一双悲悯的眼睛。不,他不算,他来得太晚了。原随云心中嗤笑一声。
原随云回神,失焦的幽暗双眼中阴霾逐渐散去,恢复清亮,只是心是否也如此?
陆小凤静静等他回神,一手支着头歪头看他,饶有兴致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什么?”
原随云忽然产生好奇:“一般人不会问别人是什么。”
陆小凤摇摇手指,得意道:“首先,我不是一般人。其次,我已经确认过了。”
原随云想起刚上船时,陆小凤晕得站不住脚,船一个颠簸差点摔倒。他赶紧扶住,那时还讶异自己低估了陆小凤的晕船程度。当时陆小凤靠他的怀里的一瞬间,像是有什么东西迅速地拂过自己的鬓边自己虽有所察觉,却因为触感太轻太短暂,而疑自己多心,忽略了过去。想来陆小凤应该是故意的,那大概是陆小凤的指尖,确认他是否易容。
原随云叹了口气。要是他还是原来的功力,怎么会察觉不出?也用不着这般费心设计了,直接把人打晕拖走。
不过,此等心计,就是原随云也不得不佩服。这样的智慧他只在另一个人身上见过。
原随云理了理被海风吹乱的发,从容道:“即便如此,一般人也只会以为人有相似,而不会联系到鬼怪魂灵之事。当然,你不是一般人。但我以为,像你这样的侠探,应该不信鬼神之说。”
陆小凤苦笑:“我本来是不信的,但老天爷把事实摆在我眼前,我除了相信,还有什么办法呢?而且……”陆小凤换了副认真的神情,眸光清亮:“排除一切的不可能,剩下的,即使再匪夷所思,也一定是真相。*”
原随云拍拍手:“你比我想象中还要像他,看来我的选择没有出错。”
他?陆小凤挑挑眉。
“原随云,我的本名,或者说我生前的名字。”原随云淡淡地说。
“原随云?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好名字。”陆小凤点头,“与花满楼倒是挺配。我想,你本来可以活成花满楼一样的人。”
原随云淡淡一笑。
“对了,既然你在这,那花满楼在哪?”
“我不知道。”原随云很诚恳地回答。
“你设计我,是因为‘他’?”
原随云没有回答,因为对面强撑着的那人,终于不胜药力而倒下。
原随云“看着”伏倒在桌上,失去意识的陆小凤,勾起一抹莫测的微笑。


















――――――――――――――――――――――――――
作者有话说:并没有这篇文(笑)

*1 我会说其实我原本打算写“喝酒只是陪我而已”?觉得太基了,就改掉了。

*2 出自《福尔摩斯探案集》借用我男神的话^_^

*3 出自陈眉公《幽窗小札》“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可能记错。

本来真想写长篇的,但不了解原随云,原著也没看过,就放弃了。但不舍得这个脑洞,就写个片段。
其实最初的本意是想看花花黑化,把到处惹桃花的小凤凰关起来玩囚禁play(我是不是暴露了什么),但发现花花根本黑不起来,于是把原随云拉过来救场。

以下答题时间:
语文阅读欣赏:
13.请结合文本,说说酒在文中的作用(6分)
14.请根据文本,简要分析原随云的人物形象。(6分)
15.请结合实际,谈谈你对本文主旨的理解。(6分)

数学:
18.(16分)
(1)求出原随云的下毒手法.
(2)请回答原随云除了下毒,是否设了其他陷阱?如有,请求出陷阱;如没有,请证明.

英语阅读A篇
57.()Which is the cp of the article ?
A .luhua/hualu
B .yuanlu/luyuan
C .yuanchu/chuyuan
D .above of all
E  .none

历史选择
10.()『截图』请问作者会怎么写花满楼对此事的反映?
A .在自己的身体里看着自己的身体做出伤害挚友的行为却无法阻止而心痛绝望
B .在原随云的身体里与楚留香会面,看雪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C .没有这几天的记忆,醒来找不到陆小凤,后来无意中在自己的密室中发现陆小凤,几近崩溃
D .作者不会写

政治
37.(1)请使用《陆小凤传奇》的知识,分析陆小凤明明有所怀疑仍然把原随云递过来的酒喝掉的理由.(6分)

别问我为什么有E选项,我已经疯了

如果《陆小凤传奇》是ABO世界之司空摘星篇

*天君=alpha
隐君=beta
承君=omega
信时=发情期

司空摘星
性别:不明,目测隐君

外貌:时而二八少女,时而花甲老大爷,时而胖,时而瘦,时而高,时而矮。简言之,全是易容。
从他不受情欲影响,精于隐匿潜伏来看,可能是隐君。

信息素:未知。
花香,松木香,血腥味,海风咸腥味,胭脂,果香,铁锈味……各种信息素,不论是天君还是承君,或者干脆没有信息素的隐君,对于易容伪装大师司空摘星来说都不是事儿。基本上陆小凤每次见他,他身上味道都不同。

恋人偏好:未知
(可能是陆小凤这样的欢喜冤家?)

小剧场:
陆小凤:“你能换个信息素吗?这个闻着憋得慌。”
司空摘星转了转眼珠,换了个更甜腻的胭脂味。
陆小凤:“……”

―――――――――――――――――――― ――――――――
作者有话说:其实小星星的是最先想好的。直接未知,不要太省力。要知道我为了想其他人的设定,我可是死了一批脑细胞呢。果然小星星最可爱了\(^o^)/
妈蛋终于打完了,这五篇耗了我三个多钟头。手速本来就残,还是用手机码的,心累
还有,求小天使们评论>_<

如果《陆小凤传奇》是ABO世界之叶孤城篇

*天君=alpha
隐君=beta
承君=omega
信时=发情期

叶孤城:
性别:天君

外貌:俊美无畴,貌如谪仙。标准天君长相,天君梦寐以求的那种。气质清冷如月,华贵似帝。气势十分强大,剑的化身。众人一致认为,这是天君楷模。
信息素:剑的金属气息与锋锐之意,混合微凉的海风气息。
正常时,剑的冷,海风的清,和在一起,成了干净透彻,清而冷,十分提神,令人感觉清爽舒适
非正常形态,剑的锐气猛然加重,几乎凝为实体的剑,直刺敌手,而海风冰冷刺骨。

恋人偏好:知己

PS :叶孤城也以为西门吹雪是天君,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咳咳,我什么都没说

――――――――――――――――――――――――――
作者有话说:关于城主,我是纠结最久的,无论性别还是信息素,改了无数版,这次发表又改了一次(望天)
本来打算把城主大人与小星星的一起发,因为比较短。但这样好像对他们太不公平了,还是分开发了。
不要脸地蹭个tag (=^_^=)

如果《陆小凤传奇》是ABO世界之西门吹雪篇

*天君=alpha
隐君=beta
承君=omega
信时=发情期

西门吹雪 :
性别:隐君
外貌:刀削斧削,五官深刻俊美,天君典型外貌。气质冰冷而纯净,宛如天山之雪。气场非常强大,站那儿就是一把剑,杀气四溢,剑气凛然。常人不敢直视其面目,被他望一眼,寒意从头顶直灌到脚底,如坠寒冰地狱,三魂丢了七魄。
如此气势,加上他封神的剑术,完美的天君。至少江湖中人都是这么以为的。不知多少天君暗中嫉妒,又不得不畏惧,又有多少承君将其当作梦中情人。
然而西门吹雪是个隐君。嗯……还是别让诸位侠客知晓了,免得他们受打击太重。
隐君的代名词“平庸”在他身上找不到丝毫踪迹。但他的绝对冷静,超强自制力,清心寡欲,不受情欲影响,却反映出他是个地道的隐君。其实,想象一下西门吹雪作为天君或承君来信时的样子,嗯……有点可怕不是吗?

信息素:无。
不过隐君没有信息素,不代表他没有自己独特的气味。他周身有种如冰似雪的气息,冷冽而清爽,就像捧起一把雪闻一样。
因着森冷的剑意,他似乎自带降温功能,是以夏天时陆小凤最爱去万梅山庄蹭吃蹭住,赖在他身边。
除了冰雪气息,还有一股淡淡的梅花香。也许是在万梅山庄的梅树下呆久了,身上沾染了梅的冷香。
有了这两种气味加持,众人更坚信西门是个天君。你看,他的信息素多么“天君”啊!

恋人偏好:剑
(秀青姑娘我对不起你)

小剧场:
西门吹雪神色如霜:“你还要住多久?”
陆小凤赔笑:“西门,你不是这么狠心吧?”
管家走来,上前在西门吹雪旁耳语一番。
西门吹雪闻罢神色奇异地望陆小凤一眼,道:“花满楼邀你去避暑山庄小住。”

――――――――――――――――――――――――――
作者有话说:
西门是我这个ABO脑洞的起源,下意识地认为西门是Beta,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对了,诸君,我有一个新脑洞,(=^_^=)
琴弦组合:欧阳少恭X戚少商(前后不代表攻受)
你看,宫,商,角,徵,羽,少宫,少商。
少恭=少宫,古琴的第六根弦;
戚=七,少商=少商,古琴的第七根弦。
是不是超有缘分的└(^o^)┘
哪位大神能写一下这个脑洞Y(^_^)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