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捭阖·兰

冷逆cp专业户
冬盾、铁盾、基锤基、锤盾锤、锤铁锤、寡姐总攻、科学组、双豹、铁all,蝙超、蝙all、蝙蝠家族排列组合,华福、麦夏、莫福,SD、CD,1110、马刀、杰刀、9/10Rose 、11River、12C、Pond一家 ,亚梅亚、兰梅、all莫甘娜,洛基x莫甘娜黑魔法组,FR 、根肖,PN 、赫亚赫、ME 、猫鼠无差、顾戚、花陆花、楚陆、古仙,华熙、岩荼、凛殤、双部、快新,队狼、路莱,德哈、双子,贱虫、绿虫、蜘蛛骨科,荷兰傻、wondersteve,露米、英米、新大陆组、北米双子、恶友组、耀all、dover、好船、师徒、芋兄弟、爱丽舍,藏策、武华,柳昊、毅昊、孟石、姜叶、姬叶、摇叶,黑瓶互攻、邪瓶,杜李、元丹丘x李白,刘柳,韩愈x十二郎,苏辙x苏轼,政非、卫聂、明羽、邦羽,德钗、伏黛、钗黛钗,史罗、维德x林云、丁仪x物理,玫瑰花蕾,还有各种拉郎
还有谁比我逆得多,欢迎来我孤独堡垒玩耍

【红绿/绿红】秘密诅咒

秘密诅咒

#绿红/红绿无差
#仅绿红/红绿,没有其他cp,其他cp倾向只是伪像
#蝙超暗示

       当哈尔看到静静守护在蓝色星球旁边的银白色的美人时,周身的疲惫气息才褪去些许,展开一个充满活力的微笑。
       绿色的流星加速飞向瞭望塔,而有一些变化悄然发生了。
1.钢骨
       哈尔轻盈落地,看见兢兢业业在值班的钢骨,决定去逗逗这个老实人。
       勾起一个狡黠的微笑,哈尔走向钢骨,倚靠在控制台旁,说:“我喜欢吃草莓。”
       钢骨噼里啪啦敲了几下操作键,转头说:“我刚刚订了水果外卖,你急着吃的话,冰箱十四层二十格有韦恩最新提供的鲜草莓。如果你想自己买的话,”钢骨说着移了移身体,以便哈尔能看见屏幕上列出的地图,标明了草莓产地、价格、评价等详细信息的那种。
       属于人类的半张脸上一脸平静,眉毛都没有动一下,没有对一个硬汉(哈尔自认为)喜欢吃小女生喜欢的食物表现出任何看法。
       哈尔惊奇道:“外卖还能送到瞭望塔?哪家外卖公司这么厉害?”
       钢骨给了他一个“你说呢”的眼神,哈尔秒懂。
     “那我去冰箱拿吧,你考虑得真周到,谢了哥们。”说着,哈尔拍拍钢骨的肩,走开了。
     “不客气。”钢骨平淡地说,然后回身坐正,继续敲键盘。

       哈尔一边从冰箱取草莓,一边漫不经心地想:我是不是忘了什么?

2.海王
      今夜是绿灯侠和海王值班(我就当排班会这么排好了),海王大马金刀式坐着,眼睛盯着屏幕,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看了十五遍绿灯戒录下的战斗记录和最近的宇宙新闻、星际八卦(对,外星人也热衷于八卦,相信八卦的威力),玩了两个小时最新开发的游戏,盯着地球发呆了一个小时后,哈尔终于决定和一言不发的大个儿聊聊。
       哈尔把凳子拖到亚瑟旁边,挪了挪屁股,找到一个最舒服的姿势,手握成拳,抵在唇上,清了清嗓,打算找一个好主题打开话题。
       亚瑟瞥了他一眼,继续盯着屏幕。
       屏幕的冷光映照在亚瑟的脸上,那对蓝眼珠越发透明,微微泛绿。
       哈尔鬼使神差地脱口而出:“你的眼睛很美。”浑然忘记了原本要说的话。
       这下亚瑟整个人都转了过来,诧异地把哈尔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你中邪了?”
       哈尔也觉得自己中邪了,想开口解释:“月光下的人鱼眼泪不及它们透明晶莹、亚特兰蒂斯的珊瑚不如它们艳丽逼人。”
       哈尔神色真诚,背后的制服却被冷汗浸透一片。
       亚瑟神色古怪,半晌,半是别扭半是真诚地说:“谢谢,你的眼睛也很美。”然后转身继续盯屏幕想媚拉。
       哈尔僵硬地说:“谢谢。”
       隔着护目镜,你也看得见我的眼睛很美,不容易。
       万幸亚瑟不是个会多想的人,应该不会产生什么误会。

3.超人
       哈尔想着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第二天忧心忡忡地来到瞭望塔。
       刚落地,就看见一双小红靴缓缓在眼前落下,哈尔还来不及想什么,嘴巴自己动了起来:“小红靴衬得你的小腿线条很好看。”
       超人眨眨眼:“呃,谢谢?”
     “当你像这样眨着那双浸过硫酸铜溶液一样的蓝眼睛、发射无辜光波时,我想任何人都拒绝不了你,包括老蝙蝠。”哈尔想阻止自己的嘴巴,但是显然它打算闹独立。
       超人瞬间从脸红到脖子。
       他感觉到一道凉凉的目光射在他的背上,烫得他冷汗流得更快了。诡异的是,在他说完最后一个单词时那道目光给他的压力减轻了。
     “绿灯侠,我想你需要做一个检查。”蝙蝠侠沉沉地说,声音一如既往地没有起伏。
       一番仪器检查,各项指标都正常。
       神奇女侠想了想,说:“要不要让扎塔娜检查一下,或许是魔法造成的。”
       蝙蝠侠:“现在就去联系扎塔娜。”
       扎塔娜过来需要一段时间,保险起见,绿灯侠暂时留在瞭望塔。

       扎塔娜来后,又是一番倒腾。
       扎塔娜微微蹙眉,道:“这似乎是一种久远的魔法,我只是听说过却没有遇见过,我想我需要回去查查书。”
       超人担忧地问:“会有危险吗?”
       蝙蝠侠平静地说:“从扎塔娜的表情来看,应该没有危险。”
       扎塔娜点点头,说:“这是一个关于秘密的诅咒,哈尔遇见一个人说的第一句话是他的一个秘密,可大可小,大多与对方有关。”
       众人闻言用奇异的目光看着哈尔。
       哈尔神色平淡地崩溃。
       我的一世英名啊!
       神奇女侠皱眉:“若是因此泄露了秘密身份……”
       蝙蝠侠:“我猜这个诅咒有条件限制。”
       扎塔娜忽然朝哈尔微笑了一下,哈尔有种不好的预感。
       扎塔娜意味深长地说:“这个诅咒只在受诅咒者亲近的人的范围内生效,我想哈尔亲近的那几个人都知道他的秘密身份。”
       海王不赞同地说:“我觉得还是有泄露的危险,而且即使泄露的不是秘密身份,也会带来一定麻烦。”
       钢骨附议:“根据计算得出的结论,待在瞭望塔上泄露的可能性远低于待在其他地方。”
       哈尔举手:“那群小蓝人可不管这些,随时随地召唤我。”
       蝙蝠侠无视了那只手,斩钉截铁地说:“绿灯侠,联系OA,说明情况,你们军团应该有关于如何处理此类事件的相关章程。”
       超人用真诚的蓝眼睛看着哈尔,安抚道:“我想他们会理解的。”
       哈尔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内心翻了一个白眼。
       他们要是能理解,塞尼斯托都会爱上我了。
       经过投票决定,哈尔暂时留在瞭望塔,等扎塔娜查过书。
        哈尔乖巧地表示同意。
     
4.绿箭侠
       但是会不会遵守约定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知道是不是扎塔娜藏书太多,哈尔等了六天,仍然没有结果。
       哈尔从瞭望塔上溜下来,思考着去哪里逛逛。
       想了想,去哪里逛都免不了遇见人,谁知道亲密度多少就达到了诅咒条件。还是找熟人好了,丢人就丢人,好歹保险点。
       奥利弗正在乒乒乓乓打人,忽然一团绿油油的东西降落在他身边,特别扎眼。
       来不及寒暄,两人先合作制服反派。

       奥利弗一边松筋骨,一边问:“怎么突然来找我?”
       哈尔:“遇见你很幸运。”   
       ……
       奥利弗一个错手把手臂拧脱臼了。
       哈尔生无可恋。
       奥利弗一脸惊悚,用刚接好的手臂双手捂胸,良家妇女状:“我是我家小鸟的!”
       哈尔嫌弃状:“看上视差怪都不会看上你的,放一百八十个心吧!”
       之后哈尔和奥利弗聊了会儿,就走了。
       走之前哈尔犹豫要不要告诉奥利弗诅咒的事,最后还是没有。
      算了,这种丢人的事不必再多一个人知道了。
      近地飞行游荡了一会儿,哈尔感觉烦躁的心情平静了些许。

5.卡萝尔
       视野中出现了一栋熟悉的建筑,哈尔在空中停顿几秒,向着那栋建筑俯冲了下去。
  
       推开门,书桌后的人抬头看了来人一眼,又低头刷刷写字。
       卡萝尔不咸不淡地说:“回来了?怎么,想上班?几时这么勤快了?”
       哈尔不自在地摸摸鼻子,张口:“对不起,卡萝尔。”
       卡萝尔一僵,由于她低着头,没看见对方也僵住了。
      “现在知道为翘掉的班道歉了?”卡萝尔收拾这摊在桌上的纸张,眼睛始终没看哈尔。
        哈尔张张口,没解释。
        他在感情上的确烂透了。
       “如果是……你也不用道歉,我也有错,已经过去了。”卡萝尔拿出几份新的文件。
       “既然你来了的话,”卡萝尔抬头冲哈尔展开一个压榨员工的老板式的微笑,“就把今天的班上了吧。”
        哈尔松了一口气,对卡萝尔,他总是愧疚的。
        卡萝尔起身走出去,哈尔连忙跟上。
         哈尔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有新的机型吗?”
       “有,”卡萝尔警告性地瞪哈尔一眼,“但是,不、要、再、给、我、炸、飞、机。”
       “知道了,madam.”哈尔故作严肃地敬个礼。
        卡萝眼含怀疑:“姑且信你一次。”

6.闪电侠(上)
       从Ferries公司出来,哈尔有些茫然,不知道接下来干什么。
       看了看时间,是时候吃晚饭了。
       卡萝尔还要忙,不能陪自己吃饭,一个人吃饭好像有点寒酸,要不要找人陪自己?
       哈尔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吃个饭而已,太矫情了,就不打扰他们了。
       吃完,哈尔就飞去了瞭望塔。
       希望老蝙蝠不会发现自己偷偷溜出去过,好吧,这不现实。
       不知道小熊怎么样了,回来以后还没见过他。
        其实吃饭伴侣最好的选择是巴里,看着他吃饭,无论什么东西都变得很好吃。虽然最近不是很想看见他。
        别误会,他怎么可能讨厌巴里?巴里是小天使好吗?只是,在这个诅咒下……

        巴里最近有点不开心,披萨都少吃了十几张。
        巴里偶然遇见了奥利弗,通过他知道哈尔回来了。
        哈尔回来了?巴里的心脏雀跃地多跳了几下。
        但是哈尔先去找了别人,现在也没有来找自己。
        巴里有点沮丧。好吧,还有一点嫉妒。
        嘿,这对一个正在暗恋的人来说很正常好吧?即使是中城小天使也会嫉妒的。
        等等,哈尔不会是因为发现自己喜欢他,才避开他的吧?
       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上我什么的。
       虽然觉得很恶心,但是不想伤对方的心,所以避开,来表示委婉的拒绝?
       我家哈尔就是这么好。
       巴蜜汁自豪地想,随后挫败地塌下肩膀。
       可是好想见哈尔啊……
 
       他和奥利弗说了他的猜测。
       奥利弗内心翻了一个白眼,哈尔才不懂委婉拒绝,当面说“嘿,哥们,我知道我很有魅力,你抵抗不住很正常。不过,我是……你懂的,我们没可能。”大概是他能做出的最委婉的拒绝了。
       何况“我的男孩”“小熊”,还有用床接的特殊待遇什么的,你心里没点AC数吗?
       当然,对小天使,还是要安抚的。看着那双小鹿一样湿漉漉的无辜的蓝眼睛,谁忍心伤害他呢?
       奥利弗拍拍巴里的胳膊,肯定地说:“放心吧,他就算不喜欢你,也绝不会讨厌你的。你可是他最好的朋友,他都能和我真情告白,怎么可能讨厌你?”
      我才是他最好的朋友,奥利弗有点孩子气地想,不过,为了助攻,就这么说好了。
      巴里霍然抬头盯着奥利弗的眼睛:“真、情、告、白?”
       奥利弗:“……”
       真会抓重点……

       尽管奥利弗和他解释了,巴里还是很难过。
       哈尔都没有和他“真情告白”过,虽然是好兄弟式告白。
       看着中城小天使失落的背影(你确定你看得见背影?),奥利弗终是不忍心,掏出手机打算联络哈尔。
       正在这时,两人充满粉色泡泡的画面突然出现在奥利弗的脑海。
       奥利弗收回手指,决绝地关了手机。

7.塞尼斯托
       哈尔回到瞭望塔后,果不其然被蝙蝠侠训了一顿。
       这次哈尔罕见没有反驳,他才不想对老蝙蝠吐露什么惊天秘密。
       脑内模拟了一下场景,哈尔脸色发青。
      
       终于,哈尔等的消息来了,扎塔娜联系了瞭望塔。
       扎塔娜:“这是一个能潜伏很久的诅咒,可能从很久以前就施在你身上了,你想一下以前有没有发生过类似现象。”
       众人看向哈尔,哈尔皱着眉苦苦思索。
     “应该没有吧?应该是最近才……”哈尔突然停顿,脸黑了一下,“是的,发生过。”
       巴里眨眨眼睛,以前就发生过啊,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什么时候?对象是谁?”女侠追问。
     “很多事情发生之后,一些事情发生之前。”哈尔神色僵硬,“塞尼斯托。”
       塞尼斯托?众人面面相觑。
       哈尔也对塞尼斯托“真情告白”过吗?巴里酸酸地想。哈尔和塞尼斯托,本来关系就有点特别。
       随后巴里有些自责。
       我怎么能随便编排哈尔和别人的关系?太污蔑哈尔了。
       众人识趣地没问哈尔当时说了什么。

     “我们是朋友吗?”
     “最悲哀的莫过于此,哈尔,我们永远是朋友。”

       蝙蝠侠:“在那之前,你有没有遇见过可疑的人?”
      “类似女巫、魔法师之类的,应该是他们下的诅咒。”扎塔娜补充。
         哈尔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可疑的人?”
         哈尔沉思,众人静静等待。
       “呃,我不知道是不是她,”哈尔有点犹豫,“我在某个外星球的酒吧遇到过一位女士,现在想想她和地球人长得未免太像了。而且临走时,她的眼神有点,意味深长?”
      “我想,应该就是她。”扎塔娜肯定。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哈尔补充,“比塞尼斯托那件事还有久远很多,几乎是一切开始之前。”
       “正常,这更说明了这个诅咒的时效很长,”扎塔娜安抚,“这对缩小范围很有帮助。”
       闪电侠:“大概需要多久能找到解除的方法?”
       扎塔娜微笑,其中莫名有些爱怜的意味:“最多两天。”
       巴里松了一口气,看向哈尔,却发现对方在发呆,似乎对解除诅咒并不在意,旋即失落。
       也是,对哈尔这样坦荡的人来说,应该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吧,即使是“真情告白”也能自然直接地说出口。
       如果是我……
       不等巴里想下去,他就接到一个来自哈尔的混合着同情和欣慰的眼神。
        巴里:???
        见状,戴安娜和扎塔娜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相视一笑。
        拥有超级视力的超人注意到了,一脸懵逼。
        戴安娜和扎塔娜交换了什么他们没发现的信息吗?
       话说,是不是女孩子天生有这样的技能?
       超人想起了露易丝,似乎也会这样,尤其是他和布鲁斯同框的时候?
      
       哈尔听到还有两天的时候,心里发出一声哀嚎,当然,表面上神色如常。
       两天!还有这么~久才能和他的小熊说话!
      还好是我,不是巴里中诅咒,不然要憋死了。
      不过,巴里这么好,怎么可能有人忍心给他下诅咒?
       想着,哈尔看了眼巴里,发现巴里似乎情绪低落。
       巴里怎么这个表情?谁欺负我的小熊?
       散会后,哈尔想叫住巴里,想起诅咒未除,又放弃了。
       算了,要是和小熊待在一起,我肯定忍不住和他说话,这样一来,那个秘密就……
      
       散会后,巴里想找哈尔,却发现对方恰好先他一步离开了瞭望塔。
       是不想泄露秘密吧?果然是讨厌我,奥利没有身在其中还是看不明白啊。
    (奥利弗:???合着你看明白了?)
      
       然而防得了日常,防不了战时。
       在正联的一次作战任务中,眼看着小红人要被打中,哈尔急得大喝一声:“闪电侠,我喜欢你!”
       瞬间,正联众人愣住了,反派们的攻击停住了,现场记录的记者们惊呆了,连镜头对面在看直播的观众都傻了。
       闪电侠在极速奔跑中一个踉跄,差点摔骨折。
       哈尔绝望地闭上眼。
       虽然带着面具,并没有人看见他眼部的动作。
       在一片寂静中,闪电侠的表情完成了从震惊到狂喜的变化过程。
     “我也喜欢你!”闪电侠冲过去拥抱哈尔,并因为冲击力,把对方扑倒在地。
       虽然被扑倒了,并且当着全世界的面表白了,不过收货了中城小天使一枚,似乎也不亏呢。
       哈尔眨眨眼想,心情很好地忽略了硌得疼的后背。
       巴里忽然掏出一个小盒子,看着就像放用来求婚的东西的那种,身上似乎还缭绕着电光。
     “你愿意嫁给我吗?”巴里期待地看着哈尔。
       哈尔看着睁着像月光下的人鱼眼泪一样晶莹透明、像亚特兰蒂斯的珊瑚一样艳丽逼人、仿佛浸过硫酸铜溶液一样的蓝眼睛,嘴唇像新鲜的草莓一样红润可口,被红色衬得身体线条很好看的人,缓缓勾起一个笑容,并且笑容越来越大。
       不过哈尔并没有答应。

       战斗现场附近的人们听到惊呼,纷纷抬头看,然后发出了同样的惊呼。
       
       绿灯侠和闪电侠同时收回向上的目光,四目相对,在巨大的绿色的“Marry me ”下,同时笑着说:“Yes!”

       场面画风一时十分温馨,令人感动,众人不明觉厉地纷纷鼓掌。
       只是,你们能不能先换个姿势?
       看着叠在一起的两人,众人面无表情。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种点燃什么的冲动。
       啊?你问反派?他们在不明觉厉地鼓掌时被可敬的警察叔叔们带走了哟~

        

彩蛋:
       在一片绚丽的花朵簇拥中,四个女子围着桌子坐着,一人捧着一杯茶,笑着说些什么。
       桌上似乎散落着一些照片,还有一些摊开的写了一些字的本子。
    “啊,我是不是没对他们说完全?”身着魔术师服装的女子突然想起来。
    “嗯?你难道不是故意不说完的吗?”气质锋利的职业装女子挑眉道。
       女魔术师笑而不语,转而对另一个女子说:“你的咒语真不错,效果很好,持续时间还那么长。”
       那女子抿唇微笑着拢了拢头发,因为动作宽大的衣袖滑落,露出一截缠着红线的皓腕:“我们那不叫咒语,叫法术,你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
       黑色卷发的女子笑着说:“这次多亏你了,不然这些男孩们不知道要拖多久才能修成正果。”
     “哪里,这是我的本职工作,只是业务范围扩展了一下而已。”那女子谦虚道,“我还要谢谢你邀请我来你的领地,我还没见过其他体系的神呢。”
      “好了,别商业互吹了,这次的本子还没出好呢?快截稿了。”职业装女子道。
        于是四人热火朝天地讨论了起来。

#扎塔娜没有说完全的是,这个诅咒是按亲密度逐层递进的,越亲密秘密越重要,直到最重要的那个秘密被说出,诅咒自动解除。
      

今天刷了ME的tag,结果发现了什么!ME复婚有望!《社交网络2》走起!我要写文!把“Good news ”和"I have a tremendous faith in Mark Zuckerberg after rough years ."写进文里!就那个《宿主每天想去死》好了ヾ(✿゚▽゚)ノ

还有用网易云翻译的时候,意外又被喂了一口糖!“我知道”“我爱你”“我保证”就好像Mark听说了花朵的话后的回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要死了!旋转上天. GIF

想找飞行员当男票嘤嘤嘤

我现在超喜欢飞行员这个职业!突然发现喜欢的角色,哈尔、史蒂夫、大本的珍珠港、阿汤哥的壮志凌云,都是超帅的飞行员,对飞行员有无限好感,我也想找一个飞行员男票(*/ω\*)

【恶搞向】老子名叫Hal Jordan

#没有黑角色的意思,我超爱哈尔的,心疼他一次一次犯险,敬佩他的勇敢

#《老子名叫赵日天》和《老子名叫魏无羡》的联合改词,最后改不下去了

#有红绿红和Sinhal倾向

在OA星    无畏灯侠
与基格沃格和甘瑟狼狈为奸
发型很浪   性格更浪
祸害全宇宙已经好几十年
奸淫掳掠他肯定没干过
但是他热爱作死
就他一个孤身入敌营玩自爆
就他一个敢用自己点燃太阳
多可怕哦你要问我他的名字
听好了哦哦他名字叫Hal Jordan
作他妈的天    作他妈的地
那到底是Hal Jordan  还是作死侠
他的自我介绍我一直听不懂
巴里艾伦 哦~哦~快帮我们收服他
快帮我们收服他

脑洞奇大    但心更大
当我是谁 我可是 最伟大绿灯侠
作的是天    浪的是地
就你们三 快回家 多练练吧
小王八蛋   跟我比作还嫩点
做任务时小心点
就我一个 敢从悬崖 一跃而下
就我一个 和黄灯首领当基友
厉害吧 哦 你问我的名字是什么
听好了 啊啊 老子名叫Hal Jordan
作他妈的天    作他妈的地
那到底是作死侠还是脑洞侠
一拳打倒上司    天天上演坠机
记住了 哦~哦~我Hal Jordan最牛逼
我Hal Jordan最牛逼

【绿红/红绿】水果情缘


《水果情缘》
       哈尔有气无力地开门,径直走向客厅,期间差点被地上胡乱堆积纠结的杂物绊倒,然后也不管灰尘积了几层,把全部重量交给地心引力,瞬间脱力般倒在了沙发上。
       这次外太空的任务委实有些艰难,饶是他也花了好大力气才解决,费了不少时间。
       若说任务耗得他油尽灯枯,那么与房东的吵架则榨干了他最后一丝精力,现在他连根手指都不想动,只想在柔软的沙发的蛊惑下瘫到  天荒地老。
    “咕噜……咕噜咕噜……”
      好吧,他的身体不允许。
      哈尔勉强抬手抹了把脸,从沙发缝里掏出了久为使用的手机。
      哈尔开机,惊奇地发现竟然还有一些电量,咕哝道这手机电池的质量这么好?想了想,嫌弃地瞥了一眼手上的绿灯戒。
      丢不丢人?身为宇宙间最强大的武器,连区区人类科技都比不过。
      灯戒:怪我咯?
      哈尔本想打电话叫一份披萨,思考一秒后决定先点水果,披萨稍后再说。
     上帝知道他有多想念地球上的水果,天晓得外星球的水果是怎么长的,也许是受了宇宙辐射,个个奇形怪状,颜色诡异,味道更诡异,口感要么硬得能崩掉牙,要么黏糊糊的,气味也是似臭似香。虽然也有卖相和口感都不错的,不过那毕竟是少数。
      那种东西怎么能叫水果!简直是在侮辱“水果”这两个字!
      哈尔有些愤愤不平地想,手指点开了一个app。
      点什么呢?樱桃?草莓?哈密瓜?嗯……草莓好了。
      是的,Hal·英勇无畏·超级有男子气概·Jordan喜欢这种少女的水果。
      为此奥利弗没少嘲笑他,当然他嘲讽了回去。也不知道是哪个超级man的人天天被他老婆压呢?附赠一个欠揍的笑容。
      当晚,酒吧犹如飓风过境。
      当然,赔偿费是由某位阔佬兼妻奴付的,谁让他是个没钱的小飞行员呢?
      正当哈尔发散思维的时候,门铃响了。
      这么快的吗?哈尔疑惑地看了看时间。       
      没毛病啊?不是他时间紊乱,的确只过了几秒。
      不是说产地挺远的吗?据说是阳光最适宜、土壤最肥沃的地区来着,离海滨城好像不近啊,难道是诓人的?
      哈尔腹诽着起身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瘦长的小哥,金发碧眼,看着挺年轻的,手里领着一个塑料袋,些微的红色通过半透明的材料透了出来。
      哈尔接过袋子,看着对方惊叹:“哥们你的速度真快!”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直白的赞美,年轻人有些不自在地移开目光。
    “呃,我只是恰好在附近,上个买家住得离这里很近。”
      声音还蛮好听的。
      一行字在哈尔脑中迅速划过。
    “你要进来坐坐或者喝杯水什么的?哦,我忘了,你应该还有业务吧?辛苦了。” 哈尔又突然恍然大悟似的说,然后用敬佩地眼神看着这位小哥。
      小哥张张口,然后抿唇展开一个害羞的微笑。
    “对,呃,我马上就要去下一家了。”还伴随一些小动作,小幅度地挥了挥手,好像要赶走什么似的。
    “呃,那,再见?”哈尔眨眨眼,用空着的一只手放在脑袋边轻轻挥手。
    “再见!”小哥突然回神似的,说着就飞快地跑走了。
       嗯,是挺快的。
       哈尔关上门,转身走向厨房,卡萝尔保佑,希望水池没堵住。
       话说现在的外卖小哥长得都这么好看的吗?还是说就业形势已经严峻到来送外卖都必须要有高颜值才能被聘用?
       纽约好邻居打了个喷嚏。
       哈尔一边洗草莓,一边漫不经心地想着,这个颜色还挺像那位小哥的唇色。

       哦,这个叫什么侠的app是卡萝尔推荐给他的,说是送货到门,最适合他这种人,原话删减润色版。

       有了一次就有第二次,然后是第三次,第四次。在好多次之后,哈尔决定把这么好的app安利给身边的人,他可是Hal·超级乐于助人·善于分享·对朋友超级讲义气·Jordan好吗。
       然而似乎安利效果不好。
       奥利抱怨明明超级慢的,你想坑我直说,用不着这么委婉。
       临时打算做一顿水果宴给他的亲亲小鸟吃,想着反正快,晚点买也没关系,正好新鲜,结果人都到家了水果还没到。好好一个惊喜泡汤了。
       哈尔反驳,明明很快好吗?是你自己有问题吧?明明一个土豪,用什么方法快点买水果不行?我看你就是想故意刁难人家小哥!
       奥利翻个白眼,懒得理某个浑身被粉红泡泡包围的家伙。

       几个星期后,正联招绿灯侠入伙。
哈尔披着绿光降落,扫视了一圈,发现某个小红人似乎有点眼熟。
       咦,这个嘴唇的颜色?

彩蛋:
     “怎么样了怎么样了?”Iris急切地凑上前去,眼放神光,满脸八卦。
       巴里有些丧气地低头坐下:“不怎么样。”
     “你又没搭话是不是?你甚至没敢走到他前面,我说的对不对?”Iris恨铁不成钢地抱着胳膊说。
     “嗯……”
     “你说你……”
     “可是我们完全不认识,贸然上去搭话很失礼,说不定他会以为我图谋不轨!”
       巴里不等Iris继续说教就打断了,反正每次就这么几句。
     “难道你不是要图谋不轨?”Iris翻个白眼。
       巴里张了张口,羞愧地垂下头。
     “这样吧,”Iris重新振作,“你假装是送快递的,每次他下单你就提前把东西拿走送过去,多送几次,熟悉了搭话也容易点。”
    “这样是不是还要监视他的手机?会不会不太好?”巴里皱眉道。
    “你又不是要害他,等你们成了,说不定还会成为说给你们孩子听的老爸老妈恋爱史。等会儿记得联系Cisco,好朋友该使唤时就得使唤。”Iris不以为意。
    “没有孩子!也没有老妈!而且还不知道能不能成呢?”巴里脸色爆红,“还有我可能没有时间去送快递。”
    “那你天天跑去痴痴地看他看一小时就有时间了?”Iris鄙夷,“还想不想把你的飞行员小男友追到手?”
    “还不是小男友,”巴里捂住泛着红晕的脸,“好吧,我会试试的。”
    “这就对了,”Iris满意地点点头,“去吧,去把那个有着焦糖布丁一样甜蜜的眼睛的美人儿给我追到手!”

彩蛋2:
       嗯?那份海滨城的订单订的水果呢?老板摸不着头脑。
       反正也没投诉,老板耸耸肩。

彩蛋3:
       某人给某某侠app评论了五颗星。
       某两个富豪给某某侠各增加一笔巨款投资,一个感谢帮忙解决了员工婚姻问题,一个感谢帮忙解决了一个祸害朋友。
       还有人评论对水果外卖app能帮忙解决终身大事十分感兴趣,并表示自己也想试试,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草莓、樱桃、哈密瓜什么的都是我喜欢的啦,不是因为显得少女什么的,只是喜欢味道(*/ω\*)

【记脑洞】【非正文】

#红绿红(反正清水)
幸运的哈尔
说真的,哈尔的运气向来不错的,无论是有个不计前嫌还帮他付房租的前女友,还是意外得到灯戒从此开启一段精彩人生,又或者遇见巴里和正联。
我还真是幸运,不是吗?
哈尔眨眨眼,吐出一口气,一跃而下。

就是以幸运的角度讲讲哈尔的经历什么的,大概一发完ヾ(✿゚▽゚)ノ

明明还有一篇马上就要交的2000字心得要写,明明明天还要早起赶车,我为什么还在不停开脑洞?越到紧要关头越作死_(:зゝ∠)_

【记脑洞】【非正文】

刚刚安全啊看了B站上一个人格分裂的小姐姐的视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д;)
主人格Jess是个安静内向的19岁小姐姐,考上麻省理工了(Alex有期视频说还有11天可以从疗养院出来,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出来),十分坚强。
max是第一个次人格,是Jess小姐姐在4岁时分裂出来的,6岁的小哥哥。有社交恐惧症,物理学霸,一直像哥哥一样保护着Jess,那些不好的记忆由他承担,并且为了保护Jess封锁了那些记忆,是个超暖的小天使(*꒦ິ⌓꒦ີ)
Alex,13岁的女孩,max的姐姐,活泼俏皮,社交能手,喜欢化妆(max很嫌弃她化妆),在校园欺凌中保护Jess
jade,31岁,是max和Alex的妈妈,温柔可靠,有点唠叨,像长辈一样照顾其他人格。
KC和Quinn,双胞胎姐妹花,21岁,KC活泼,有点像傻大姐(非贬义),也喜欢化妆,Quinn冷静毒舌,有自残倾向,反社会边缘,但也在以自己的方式保护Jess。
没有人格互相残杀,争夺身体主导权,大家都在保护主人格,和谐温暖一家人(*꒦ິ⌓꒦ີ)
虽然max说还有黑暗人格在深处,不过大家联手压制了,没让他们出来。

说太多了_(:зゝ∠)_
只是介绍一下灵感来源,想写个类似AU的文
1. ME
Mike:Mark人格分裂,幼年不幸(对不起了马总,只是AU设定)分裂出了Mike,23岁,温柔腼腆,但是会在Mark受威胁时黑化保护Mark,黑化时战斗力飚升。厨艺不错,喜欢做家务,尤其是心情不好的时候。人格里的大哥,照顾他们也约束他们,
Daniel:少年时遭受校园暴力,分裂出丹尼尔,26岁,没想好什么原因(因为魔术梦?),聪明,喜欢魔术,艺术天赋不错,浪漫多情,人际交往能力max,看起来热情,实际未必,能嘴甜也能毒舌。
Lex:分裂出丹尼尔后,不久又分裂出Lex,26岁,神经质,有些病娇,日常试图搞事,有着统治世界的中二梦想。智商很高,物理、生物、化学、政治等多科都十分擅长,而且看透世界与人生(雾。喜欢搞些小发明。其实没有那么坏,试图搞的事也不是大事,而且Mike会管着他,丹尼尔一般一起胡闹,真过分了也会一起阻止Lex。
Mark就不多说了。
P.S. 各个人格和原本角色性格有差异
其实这个可以和人生赢家系统那个设定结合,比如正是因为这些人格的存在想自杀,童年阴影加剧自杀倾向。(系统:你给我挑的什么宿主?天天想自杀,还人格分裂🙃)
然后大家一起帮Mark喜爱这个世界,帮Mark追花朵,挽回花朵,为Facebook出谋划策之类的。(反正其他几个人格也不想谈恋爱???)
没想好大局已定后要不要让其他人格消失,不如干脆设定是平行世界好了,因为意外(或者系统?)意识聚在Mark脑中,事件结束后回归自己的世界,然后遇见自己那位“花朵”(划掉),完美。

2.蝙超
我真是爱这两对😂
几个老爷齐聚贝尔老爷的身体里,人选暂定有大老爷、二老爷、三老爷,小少爷、新蝙蝠侠老爷、夜枭、灰老爷、不义老爷不确定要不要加。
大概是平行世界灵魂聚集(又来?),事件结束后各归各位,但还是可以灵魂联系,或者本体就在原世界,各分出一缕意识聚集更好?
大家一起帮二老爷熬过童年阴影,一起打击犯罪,一起舔舐伤口,这样,老爷们也不会那么孤独了吧
然后小记者出现了ヾ(✿゚▽゚)ノ
大家一边嘲笑二老爷,一边帮二老爷追人,期间各种互嘲互坑。

【记脑洞】【非正文】

#ooc预警

1.ME 《如何拯救每天都想自杀的宿主》
Mark少年时被【人生赢家系统】选中当宿主,系统表示有了我你就可以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然而Mark并没有兴趣,甚至因为觉得世界好无聊每天都想去死,系统表示我摊上了个什么奇怪的宿主?
系统百般鼓动,Mark不为所动。
事情在Mark上大学的时候有了转机。Mark遇见了Dustin和Chris,觉得他们还有点意思,但是这仍没有使Mark放弃想一千种死亡的方式。
然后有一天,Mark遇见了一个学经济的学长爱德华多,忽然觉得人生蛮有意义的。
系统见状,鼓励Mark和花朵加深交往,Mark欣然同意了。接着系统发布【人生赢家】任务,Mark觉得如果是和花朵一起创造奇迹的话,也不是那么无趣,于是接受了。
然后Facebook诞生了。

P.S. Mark并不遵循系统的每个指示,好吧,基本不听,但他听从了最重要的两个。
PPS.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PPPS.HE结局


2.蝙超《求助,如何劝阻同事和老板抢情人,急!》
论坛体,主cp蝙超,可能有红绿红、wondersteve、铁盾、冬寡等cp和奇奇怪怪的人串场。
哥谭首富忽然收购了大都会的星球日报,并多次以各种借口来星球日报巡察,指名道姓要求普利策女王携助手做专访。
布鲁西宝贝儿与美丽的记者小姐的绯闻甚嚣尘上,众人喜闻乐见,吃瓜看戏。
然而有一个人却忧虑着,那就是克拉克的好友,吉米。
吉米知道克拉克喜欢露易丝很久了,如今老板不仅要抢走他喜欢的人,而且还是当面挖墙脚。
吉米不由担心克拉克伤心过度,冲动之下和老板抢人,丢了饭碗,毁掉事业前途。
于是决定向网友求助,阻止并安慰好友。

先记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大概有空的时候吧

【wonder蝙超】正联三巨头修罗场

想到一个梗,let it go 的恶搞版,王叔叔那个,可以和三巨头相配,女侠是妈妈,酥皮是爸爸,老爷是王叔叔,孩子即“我”是小闪(́ಢ.౪ಢ‵)
有没有哪位太太愿意认领脑洞,剪个视频啥的,文也可以啊!

【表白太太】表白蝙超的几位太太

       首先表白“我爱花花,花花爱我”东风太太!太太产量高又质量好,正剧向超棒!图片剧也可爱!强烈安利太太的“正义联盟留言簿”系列和正在更新的“Pride and Prejudice ”,人物性格把握得超好,几代同堂很明显可以看出不同,虽然很虐但是很带感!
       然后我要吹爆“阿弥陀佛贫道爱吃肉”和“叫大湿不要叫阿秃”“dnxl”这三位太太!(dnxl是B站账号名,我不知道这位太太混不混lofter)简直圈中袁隆平!全靠刷太太们的视频度过没有粮的日子。在B站上的蝙超视频基本就是太太们做的了,每次想看蝙超视频就去刷一遍。尤其爱几代同堂的设定,看韦恩家族日常互嘲和肯特家族的友爱和谐,还有一代老式浪漫、二代作死纠结、三代开车虐心与乐高模范夫夫的甜蜜,有时候还有小老爷那代。要搞笑有搞笑,要甜有甜,要虐有虐,有时候还能联动隔壁。像“拜见岳父大人”“你们姓韦恩的真的很严格诶”,切歌系列,电视剧系列,非典型恋爱系列,都超棒!
        另外还有一些太太做的蝙超视频也很棒,不是专门产蝙超粮的就没有特别关注。
        就是这些视频把我拐进了蝙超的坑,文手太太们又让我在坑里蹲得更深,至今没出来,并且这辈子也不打算出来。
        差点忘了“庞贝余烬”太太,太太的FIX系列超棒!让我爱上了本蝙登超的配置,在不ooc的前提下写得那么合理那么动人,真的超厉害的!最近在更新的“call me ”是贝蝙登超,也好看!不过这位太太是互攻或者攻受无差的。
        暂时就这么多了,我爱太太们!感谢太太们赐粮!太太们是世界的瑰宝啊!
        还有,我爱酥皮我爱老爷,我永远爱蝙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