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捭阖·兰

冷逆cp专业户
冬盾、盾铁/铁盾、锤基/基锤、锤盾、寡姐总攻、蝙超、华福、SD、1110、马刀、亚梅、FR 、根肖、PN 、亚赫/赫亚、ME 、猫鼠无差、顾戚、花陆、苏恭、古仙、华熙、岩荼、凛殤、双部、快新、古仙
还有谁比我逆得多,来我北极圈

【陆花/花陆】牵手

*此文花满楼视角

花满楼和陆小凤席地而坐,牵着手。
没有人说话,只有风的声音。
他们很少牵手。说来有点奇怪,凭两人至交的关系怎么也不至如此。但事实确是如此。
花满楼不难理解,含蓄的谦谦君子从不越矩。
陆小凤性子洒脱放荡,向来对规矩礼节之类的不甚在意。可事实上除了口上轻浮,他并未做出过分亲密的举动。作为朋友,他倒是本分。
花满楼握着陆小凤的手,感慨万千。
幼时,这双手牵着自己奔跑,爬树,偷朱停新做的玩意儿;那时,这双手是柔嫩的,像自己最喜爱的花瓣。
失明时,这双手牵着自己小心翼翼地避开障碍物,牵着他学会在黑暗中行走;那时,这双手仍然柔软,却无端给人安全感。
少时,这双手拉着自己领略他口中的江湖;那时,这双手有了少年的韧度,掌心炽热。
成年后,他们几乎没有牵过手。“几乎”,也就是说还是有的,比如危急时刻牵着他躲开一击。虽然危险过后立即放开,令人熨帖的温度却刻在了心上。
而现在,让人贪恋的温度在渐渐流失。花满楼用力握住,试图留住,却是徒劳。
一只手拍上他的肩:“花满楼……”
另一个清冷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埋了吧。”
怀着的身体已经僵硬,手变得冰冷刺骨。
花满楼火化了陆小凤。
按他生前笑言,把他的骨灰迎风洒去,让风带走他,带他行遍天下。
死后,浪子依旧。

评论(1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