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捭阖·兰

冷逆cp专业户
冬盾、盾铁/铁盾、锤基/基锤、锤盾、寡姐总攻、蝙超、华福、SD、1110、马刀、亚梅、FR 、根肖、PN 、亚赫/赫亚、ME 、猫鼠无差、顾戚、花陆、苏恭、古仙、华熙、岩荼、凛殤、双部、快新、古仙
还有谁比我逆得多,来我北极圈

关于花满楼没有黑化成原随云的原因

花满楼再次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小小的手被一只同样小小的手握住,柔软的,暖暖的。
他不禁微笑了一下,轻声唤道:“陆小凤?”
陆小凤迷迷噔噔睁眼,含糊不清道:“你醒了?”
“嗯,怎么不点灯呢?”
陆小凤一下清醒过来,盯着花满楼,缓缓道:“花满楼,现在是未时一刻。”
外头烈日高悬。
花满楼身子一震,声音颤抖:“昨天点灯了对不对?”
陆小凤点头,意识到对方看不见,心中一痛,复又说道:“是。而且不是昨天,是两天前。”
花满楼沉默了。
失明对于年幼的孩子来说冲击力太大了,他觉得耳畔轰鸣,脑子嗡嗡作响。他好像失了一叶孤舟,被汹涌的海浪冲击得晕头转向。
他好害怕,他需要依靠。
花满楼回过神来,拉着陆小凤的袖子,急急问道:“爹爹呢?大哥二哥他们呢?”
“伯父亲自去请神医了,大哥去寻药了,二哥、三哥回朝廷复命了,四哥回军营了,五哥、六哥在给你煎药。”
花满楼动容。知道这么多人都在为治好自己而努力,他感觉冰冷的心重新温暖起来。
“爹爹怎么会提前请神医?”
“……我上次觉得你可能失明了,告诉了伯父。”陆小凤天生敏锐。
那陆小凤呢?他是不是一直在床边守着自己?
花满楼忽然想到,刚想问,却觉得有点不对劲。
“你哭了?”花满楼忽然道。
陆小凤惊讶地看他,抹抹眼泪,快速道:“我没有。”
“你哭了。”花满楼肯定道。
陆小凤奇怪:“你怎么知道?”他发誓他没哭出声。
花满楼困惑地摇摇小脑袋:“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只是感觉。”
陆小凤愣了一下,低头低声说:“花满楼,你是不是很难过?”
花满楼僵了僵。
他怎么可能不难过?只是,现在他的朋友需要安慰,而花满楼从小就善解人意。
花满楼微笑着说:“没关系,看不见我还可以听,可以闻,可以触摸。想想看,老天爷还真是眷顾我,只失去了眼睛。”
陆小凤抽抽鼻子。知道花满楼在安慰他,让一个自己在难过的人,去安慰另一个人,他感到更难过了。
于是他放声大哭:“可是你还是看不见了呀!看不见春花秋月,看不见山明水秀。而且、而且,你看不见我了呀!看不到我现在的样子,也看不到我以后的样子呜呜……”
花满楼一震,本来安慰陆小凤时连自己也骗过了,经陆小凤这么一说,遗憾顿生。
花满楼强笑着说:“你可以说给我听,这就等于我看到了。”说着,却是真的微笑起来。
陆小凤停止哭泣,一抹眼泪,抽噎这说:“那、那我把我看到的都描述给你听,以后遇到什么我都告诉你。这是我们的约定!”我代你看遍世间繁华。
陆小凤伸出小指勾上花满楼的,花满楼愣了愣,微笑着勾起手指。
“嗯!我们说好了!”你所见即我所见。

#论陆小凤嘴炮技能是如何练出来的

评论(7)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