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捭阖·兰

冷逆cp专业户
冬盾、盾铁/铁盾、锤基/基锤、锤盾、寡姐总攻、蝙超、华福、SD、1110、马刀、亚梅、FR 、根肖、PN 、亚赫/赫亚、ME 、猫鼠无差、顾戚、花陆、苏恭、古仙、华熙、岩荼、凛殤、双部、快新、古仙
还有谁比我逆得多,来我北极圈

【花陆】【陆花】【隐楚陆】花·百晓生·满楼(又名“情圣互撩记”)

*彩蛋与正文无关

原著竹马竹马设定

花满楼在阳台浇花。
娇嫩的花在清水的滋润下怯生生地伸展娇躯,沾了晶莹水珠的花瓣尤为惹人怜。
花满楼轻轻地摸了摸花瓣,柔软细腻的触感不由让他绽开一个微笑。
忽然感应到熟悉的气息,花满楼嘴角的笑意加深。
“陆小凤,你又不走门。”
蓝衣少年泄气地从他身后绕出,在小桌旁坐下。
“你怎么每次都能发现?”陆小凤有点郁闷,也有点好奇。
陆小凤现在的轻功已有往后神行天下的端倪,而花满楼听声辨位的功力还没有达到日后“花神”的水平。
花满楼放下花洒,走到卓边坐下,执起桌上的茶壶,为自己和陆小凤各倒了杯茶。
他把茶杯推向陆小凤,微笑着说:“你站在我背后时,那里本来应该吹向我的风被挡住了。况且落地无声,我认识的轻功卓绝之人可没有几个。”
陆小凤抿了口茶,道:“也有可能是猴精。”
司空摘星的轻功比他只高不低,少时的“偷王之王”已能来去如风。
花满楼摇着扇子,笑道:“企图吓我这种幼稚的把戏也只有你玩不腻了。”
他没说出口的是,况且你与他的气息不同,总让我感觉更亲近。
“这次回来得这么快?”花满楼有些不解,往常陆小凤出门没有几个月是不会回来的,这次居然几天就回来了。不过早点见到他也挺好的。
陆小凤闻言趴在桌上,有点挫败地说:“因为我遇到一个人。”
“哦?想必此人十分有趣,能让九天的凤凰都困扰。按惯例,是个美人?”花满楼也不纠正他坐没坐相的习惯。
陆小凤抬头看花满楼。
十三岁的少年头顶束冠,余下的墨发整齐地散落在肩背,浅黄长衫着身,低调中透出华贵。淡淡的暖色衬得少年清雅的眉眼愈加温柔,见之如见春风。身板挺直端坐,却又透出股轻松自然,而不显僵硬。纸扇轻摇,君子之风初显。
“算是吧,在男子中大概是个美人。”
“竟是个男子?那更有趣了。”花满楼挑挑眉。
陆小凤坐直身子,奇道:“说来那人长得和你很像,几乎一模一样,我从未见过如此相似之人。”
“人有相似。”花满楼点点头,而后笑道:“所以你把他认成了我?”
陆小凤点头:“我还奇怪你不是不喜掺和江湖事吗?怎么跟来了?我就上前问你了。”
“然后我发现他看上去十七八了,比我都大两三岁,更不用说你了。那人的穿着打扮、风采气度初看和你挺像,这也是我认错人的原因。可和他谈了几句之后,我发现他和你根本不像!”陆小凤说着说着激动了起来,“最重要的是,他一来,至少一半的姑娘转头去看他了,原本都是在看我的!”说到最后,激动得拍桌。
“所以你就和他比赛谁更受女孩子欢迎?”花满楼啜了口茶。
“你怎么知道?”陆小凤睁大了桃花眼。
此时十五岁的陆小凤还没有胡子,摸不成“四条眉毛”,就拿手指卷鬓边发绺的发尾,闻言猛地一扯,痛得“嘶”了一声。
花满楼但笑不语。
“我提出比试,他一开始不同意,认为这么做会误了人家女孩子。不过大概他也没遇到过对手,后来还是答应了。于是我们从城东到城西,逛完了整座城的青楼;又从城南逛到城北,勾搭了街上的每个姑娘。”
“结果不分胜负?”
“嗯……”陆小凤有点沮丧。
“于是你们互相调戏,看谁先撑不住?”
陆小凤已经懒得问他为什么会知道了。
“知我者,花满楼也。”
“你输了。”
陆小凤抬眼看他,不服气地说:“为什么不是我赢?”
花满楼从容答道:“依你的性子,若是赢了,现在一定在像我炫耀;若是平手,你会向我表达你对那人的欣赏赞叹。而你现在却不提结果,所以是你输了。”
陆小凤苦笑道:“我看你可以改名叫‘江湖百晓生’了,以后破案交给你就行了,不用找我陆小凤了。”
花满楼喝茶不语。他现在是真的好奇那人是谁了,能让从小就女人缘很好的陆小凤受挫。陆小凤生了副好皮相,又嘴甜,论起勾搭人的本事还真没见过能比得上的。漂亮的桃花眼一眨,唇角一勾,酒窝一闪,就有不知多少姑娘扑上来了。
你问他怎么知道陆小凤的长相的?他看不见可以摸啊。
“那位情中圣手不知唤何名?”
“楚留香。”



















彩蛋:“那是我大哥。”“……你大哥怎么不姓花?”“江湖化名。”“所以……花留香?”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