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捭阖·兰

冷逆cp专业户
冬盾、盾铁/铁盾、锤基/基锤、锤盾、寡姐总攻、蝙超、华福、SD、1110、马刀、亚梅、FR 、根肖、PN 、亚赫/赫亚、ME 、猫鼠无差、顾戚、花陆、苏恭、古仙、华熙、岩荼、凛殤、双部、快新、古仙
还有谁比我逆得多,来我北极圈

【欢脱卖蠢向】三国b站传说(一)

#1很久以前写的,用的梗是几百年前的,我会努力添新梗
#2各种乱入,各种crossover,不用在意,当路人就好
#3贵圈真乱,自封邪教教主,一向站冷逆cp,站主流cp的慎入,为了效果,不公布ID的真实身份
#4只看过三国演义,对三国志只了解一点点,可能不符历史

刘邦的脚刚沾到冥府的地面,还没站稳,就感到一股冰冷刺骨的杀意直刺后心。
“陛下!”跟随刘邦而来、刚显出身形的萧何见状惊呼。
“安敢伤吾主!”樊哙怒吼 ,怒目圆睁。
一支长矛穿透刘邦的胸膛,锋锐的矛尖闪着冷光。
萧何僵住,樊哙目眦欲裂。
一时死寂。
刘邦一开始是懵逼的,几秒后他面色古怪地低头看了看胸口的长矛,移了移身子。
刘邦的身体离开了,长矛留在原地。
刚才他退走的时候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也就是说……
刘邦转身,指着袭击他的“凶手”哈哈大笑:“哈哈哈,没想到吧,物理攻击对魂体无效!”
萧何、樊哙也反应过来,喜道:“陛下洪福齐天!”
项羽见自己这一刺对刘邦毫无作用,也是懵了一下。听到刘邦张狂的笑声,也不发作,默默收起长矛。
刘邦忽然惨叫起来,萧何、樊哙惊愕。
“啊——这是什么!你会灵魂攻击!”一道道绚丽的光刃漫天飞舞,射向刘邦。刘邦拔腿就跑,项羽狂追。
项羽闻言冷笑一声:“呵,你以为我在比你先下来这些年里什么都没干吗!”绚丽而散发可怕气机的光刃从他开阖的流光溢彩的重瞳中飞出,在空中旋转着飞向刘邦。(场面详见石毅使用重瞳术)
萧何、樊哙懵了好一会儿,等到刘邦项羽在冥府门前来回跑了十多圈才反应过来,撒腿跟在二人身后跑。
“陛下当心!”“楚贼安敢伤我大汉天子!”“霸王住手!不,眼!”“陛下,臣来救你!”……
当三国一行人浩浩荡荡地下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三国众楞了一下,见旁边有三人在围观,决定找这三人问一下什么情况。
走近发现是两个宫装女子看着追逐战凑在一起兴奋地叽叽喳喳,一旁的男子宽袍博带,嗑着瓜子一边听她们聊天一边观赏追逐战。
看了看兴奋得面飞红霞、旁若无人地讨论的二女,三国众决定问一下那个男子比较好。
直觉对方身份不简单,为表庄重,刘备出马,为出马人选的争执过程略过不提。
刘备理理衣服,上前作了个揖,恭敬地问道:“恕晚辈冒昧,敢问高人此乃何故?”
男子转头看他,一边嗑瓜子一边说:“哦 ,这个啊,你等会儿就会知道的。”
刘备再欲问时,远处追逐的二人跑近,对话传来“刘邦老贼!给我站住!”“你当我傻,站住让你砍啊!”“陛下我们来救你!”……
三国众激动,莫非这是高祖?
这时刘项二人跑得更近。
“陈平救我!”“小虞帮我抓住他!”“夫人救命!”“小虞!”
陈平淡定地继续嗑瓜子:“陛下,臣的武力值不够,恕臣不能为陛下效力。”
让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臣去挡项羽,陛下怕是傻的吧?
红衣女子立即停下唠嗑,拔剑砍向白衣女子,白衣女子亦反应迅速地抽剑迎战,齐声喊道:“夫君,臣妾亦忙于应战,恕妾不能相助!”
啧啧,你们为什么这么熟练啊!明明喊人也好,拔剑也好,都是我先……(白学家拖下去打死)
陈平又掏出一把瓜子递给三国众,见其呆楞无反应,便变出个小板凳,坐下嗑起了瓜子,围观虞姬和吕稚对战。
“陈平,韩信呢?张良呢?英布彭越他们呢?”刘邦的声音远远传来。
陈平头也不回,继续嗑瓜子:“陛下,您莫非忘了张三先生已经得道飞升了?韩大将军在里面躲着不想见您,九江王他们早就排到号投胎去了。”
“那岂不是没人救朕?”“想让人救你?打得过我再说吧!”
陈平:“陛下,以项王的武力值来看,您好像没有什么希望。不过您不用担心,哄骗一下项王就行了,反正很好骗的。这也不怪人家,陛下您做得有点过分了。”
三国众:我是不是听到了一些不得了的东西……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