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捭阖·兰

冷逆cp专业户
冬盾、盾铁/铁盾、锤基/基锤、锤盾、寡姐总攻、蝙超、华福、SD、1110、马刀、亚梅、FR 、根肖、PN 、亚赫/赫亚、ME 、猫鼠无差、顾戚、花陆、苏恭、古仙、华熙、岩荼、凛殤、双部、快新、古仙
还有谁比我逆得多,来我北极圈

【花陆花】智障童话之灰公子(中)

#本文高度智障,慎入
#OOC大法好

陆小凤认命地做完活,郁闷地坐在山崖边的一棵白梅下喝酒。
酒是师傅酿的,天知道她连煮饭都不会怎么会酿酒的。
二师兄把酒偷了出来,藏在房梁上,陆小凤此时又把它拿来喝了,权当报复。
陆小凤倒了些酒在梅树的根处,喃喃道:“梅兄啊梅兄,你也喝一点儿吧。虽然大概比不上花家的酒 ,但也是难得的佳酿了。”
语毕,白光一闪,一个人影从五人合抱粗的树干中走出,淡淡道:“你想去赴宴的话,我可以帮你。”
虽然陆小凤早就觉得这颗活了一千多年的梅树不成精才是怪事,但作为一个唯物主义者,乍然看到树里走出来个人,他还是懵了一瞬的。
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除了头发和眼珠全身皆白的人,陆小凤不确定地问:“……梅兄?”
白衣人神色淡淡,没有答话,似是默认。
陆小凤松了口气,遂打趣道:“梅兄,原来你真成精了啊,平日怎么不见出来走动?”
白衣人依然不说话,却给了他如冰冷冽的眼神。
陆小凤意识到他或许冒犯了,连忙改口道:“梅仙,你不能说话吗?”
沉默了一会儿,白衣人开口,声音清冷:“剑神。”
“你本体不是白梅树吗?”
寂静。
“好吧,剑神你……”
“西门吹雪。”白衣剑客打断陆小凤。
“……西门,这样叫你可以了吧?你能怎么帮我?”
西门吹雪未答,直接一挥衣袖,陆小凤就换了套衣服,连带发型也换了换,倒是挺贴心,只是……
陆小凤低头看着簇新的衣服半晌,抬头看向西门,用手指指指自己:“我,男的。”再指指衣服:“女装。”
西门神色不变,毫无变错衣服的尴尬。
只见寒光一闪,陆小凤的嘴唇上方光秃秃一片。
陆小凤欲哭无泪地摸了摸。
我的四条眉毛啊……
陆小凤悲痛中又感到有些好笑:“就算你削了我的胡子,我还是男的啊。”
忽然想到树好像一般不分雌雄,那么……
陆小凤犹豫着、以尽量不伤害西门自尊心的语气问道:“西门,你不会……分不出男女吧。”
光华一闪,陆小凤身上的衣服变成了男装,洁白似雪,轻盈如云,飘逸非常。
“参加寿宴穿全白的不好吧……”参加丧事还差不多。
话音未落,又是一道光华闪过,这一次可谓华贵异常,华丽到一般人穿着都显得庸俗,陆小凤倒硬是穿出了几分风流潇洒。
“原来你分得清啊。嗯?这是什么?”陆小凤好奇地摸摸手指上多出来的戒指,拔了拔,却发现取不下来。
西门吹雪依旧面瘫:“这是我的法力结晶,能使我在你身上施展的法术维持两个时辰。你要在戌时一刻前回来。”
“可是到那时还没到时间,法术应该不会失效啊?”
“在那时,我将与叶孤城比试,会收回所有法力。”
“叶孤城?叶子精?不是,叶仙?”
“剑仙。”西门吹雪冷冷地吐出两字。
好吧,不懂你们神仙对剑的执着。陆小凤腹诽。
西门吹雪扬手,摄来一个鸟巢,光华闪动,巢中鸟化作几个神采风流的少年,巢穴则化作一顶精致的轿子。
“你坐这个去。”
话音未尽,人已消失。
“等等,我没有请帖啊!”陆小凤伸手大呼。
空中白光一闪,一薄片状物体从虚空中闪现,向陆小凤疾速飞来。
陆小凤忙使出灵犀一指,伸手夹住,一看,请帖。

——————————————————————————————————————
作者有话说:本来小星星的性格更适合仙女教母,但他已经当了二姐,只好让西门来了,意外地合适?
师傅是穿越女看出来了吧?你们可以带入任何人,比如。你们自己= ̄ω ̄=
写完才发现西门不会自称剑神,但写都写了,就让他自恋一把好了。

评论(14)

热度(28)